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www.fjkwj.com 飞剑客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7153浏览3951279本站已运行431

激烈的拍打声混合咕叽水声:我们班男生上课摸下面

林冉咬了咬牙,“等一下!”她不能放弃这个好机会,昨晚,她故意在神秘人脖子上留下了伤痕,她一定要将他找出来。

季南城侧身而立,双手插在裤兜里,凝神看她,“有事?”

“嗯,有一点,”林冉快步上前,咧嘴笑,“你的衣领上有脏东西,我帮你整理。”

 

“不必。”季南城身体一侧,避开她伸出的手。

“别客气嘛,你自己看不见,还是我帮你整理吧。”林冉精致美艳的脸庞,噙着明媚的笑,手中动作却不含糊,一手抓住他的衬衫衣领。

“别动!”季南城毫不客气地抓住她的手,强硬的口吻,胁迫的语气。

哼,眼看就要到手,林冉哪里会轻易放弃,她任由他按着自己的右手,左手快速扯开他的衣领。

他的脖子线条很完美,就如雕刻一般,充满男人的力量感。皮肤滑腻,她的手指不小心触到,就像上好的锦缎从指间滑过,她触电般收回手指,眼睛却紧盯着他脖子右侧张贴的创可贴。

林冉心头一震,漂亮的眼眸倏然瞪大,“是你!”

季南城神情不变,动作优雅地整理衣领,似乎根本没有将她放在眼里,衣服整理好之后,他看都没看她一眼,抬步就要离开。

“不许走!”林冉心里一急,迅速挡在他面前,想也不想就问,“季南城,是不是你?”

季南城剑眉微蹙,冷眼看着她,“你到底在胡闹什么?”

“你是不是那个潜——”林冉突然住口,理智渐渐回笼,不,她不能问得这么直接,如果他不是那个潜入自己卧室的神秘人怎么办?

她握紧手指,突然扬唇一笑,“二少,我是想问,你脖子上贴着创可贴,是不是受伤了?”

“洗澡的时候不慎弄伤了,奇怪,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rdquo

;季南城向前一步,几乎贴到她的身上。

林冉心头

小说文学

一颤,后退一步,竭力让脸上的笑容自然,“我们是一家人,我关心你也是应该的嘛,话说回来,你也太不小心了,洗澡的时候怎么就弄伤脖子了呢?”

季南城唇边扬起一抹高深莫测的弧度,又向前走了一步,将她逼到角落里,右手撑着墙壁,将她禁锢在自己和墙壁之间,居高临下地睨着她,“你是关心我的脖子,还是关心我是如何洗澡的?”

他温热的呼吸染在她的脸颊,他幽深的眼眸让人窥不出喜怒,却更加慑人,他说的话,他的动作,都很暧昧,但是她却觉丝毫不觉得,只感受到危险,阴冷,她的手指握得更紧,扬着下巴望着他,灿烂地笑,“二弟,我当然是

关心你的伤势。”

“二弟?”他玩味地咀嚼这个称谓,忽地嗤笑一声,“管好你自己就好,不要让你的好奇心泛滥,记得,好奇心害死猫。”
笼罩周身的凛人气势渐渐消散,林冉松了口气,但下一刻,心脏又猛然提了起来,因为她听到季云天的声音,“咦,二哥,你在这里做什么?”

季云天穿着一件黑色的V领衫,浅色长裤,双手插在裤兜里,慵懒恣意地朝着他们走来,风华无双的俊颜带着明朗的笑容。

季南城不紧不慢地直起身体,淡淡道,“没什么。”

季云天脚步一僵,他看到季南城背后的女人,虽然刻意低着头,但他还是认得出那是谁,他唇角一翘,笑容越发明艳,“哟,大嫂也在,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林冉有种扶额的冲动,这种欠扁的语气,是在暗示什么吧,以为她是笨蛋,听不出来?

她也不管自己脸上的红疙瘩是否会吓到他,缓缓抬头,目光在滑过他脖颈时倏然一紧,随即又一松,悠然浅笑,“我脸上起了红疙瘩,二少好奇,多看了两眼,三少,我这一脸的疙瘩,没有吓到你吧?”

林冉本来是美人,一双迷人的凤眼,挺翘的鼻子,玫瑰般醇美的唇瓣,而此刻,精致完美的脸颊上散布着大小不一的红疙瘩,一眼看去,还真有些怵人。

季云天微微一愣,语气带了关切,“你的脸怎么了?昨天还是好好的……”

林冉唇角微扬,“只是过敏,没什么大不了的。倒是你,脖子上怎么贴了创可贴,受伤了?”

季云天摸了摸脖子上的创口贴,一脸懊恼,“可不是怎的,我就睡了一晚上,脖子上突然冒出一条伤口,可能是睡梦中被自己的指甲划伤了吧。”

他和季南城脖子上的伤口位置一致,而她确定,那就是她昨晚用匕首划伤神秘人的位置,事情不可能这么巧,唯一能解释的,就是神秘人不想让她查出他的身份,所以故意混淆视听。她猜测,四少爷季皓然的脖子上也一定有这么一条口子。

林冉眉头微蹙,她总有种感觉,自己好像掉入迷雾之中,而未知的危险已经向她靠近。

华丽的水晶吊灯,大理石地板,香醇的红酒,香气四溢的佳肴,这一切璀璨得让林冉有刹那的别扭。

她坐在餐桌右手边第三位,左边是季墨深,右边是季凤兮,而坐在她对面的,则是季家的四少爷季皓然。

纤细的手指握了握手中的刀叉,她状若无意地抬头,飞快扫了一眼季皓然的脖颈,果然,他的脖间也有一条伤口,而且,他并没有使用创可贴,那道泛着血色的口子清晰可见,在如玉肌肤的映衬下,有种难以言喻的伤痕美。

林冉垂下眼眸,认真切割盘中的牛排,每一刀都很用力,就像切割在那个戴面具的神秘男人身上一般。他以为故布疑阵,搅乱她的视线,她就会放弃了吗?不,绝不!

发现季皓然受伤的,不止林冉,坐在他身边的季云天挑了挑眉,讶异地问道,“皓然,你的脖子怎么受伤了?”

整桌人的视线都随之落到季皓然身上,他就像没发现一般,仍旧专心致志地切着牛排,俊美如玉的脸庞,没有丝毫的表情,他的手指白希修长,就如玉石雕刻,动作优美而熟练。

知道他定是没听见,季云天无奈,又叫了他一声,“皓然!”

季皓然已经切下一片鲜美多汁的牛排,他缓缓侧过头,澄澈的眼眸泛着淡淡的茫然,“什么?”

季云天唇角翘了翘,“我刚才问你,你的脖子怎么受伤了?”

季皓然扭头,灯光在他细碎的头发上染上一层淡淡的光晕,他沐浴在温暖的灯光中,整个人显得很安静,说了一个字,“哦!”

季云天忍不住扶额,无奈道,“你就不能多说两句吗?”

“哦!”

哦,哦你妹啊!季云天想掀桌!

林冉使劲憋着,才能控制自己不要笑出声,她万万没想到,季家大名鼎鼎的四少爷,世界知名的钢琴家,竟然是一个惜字如金的天然呆。

噢,天,萌得一脸血啊,她要是把这个秘密告诉徐兰遥,徐兰遥那货一定会激动得发疯吧,他可是季皓然的脑残粉!
身旁传来季凤兮的娇笑声,“三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哥哥的个性,哪一天他真的多说几句,还不把我们吓一跳啊!”

季云天狭长的凤眸微微一挑,轻声笑,“也是,期望他多说几句,还不如期望猪会爬树。”

季凤兮又笑了起来,银铃般的笑声犹如美妙的音乐,饭厅里的气氛缓和了许多。

饭后,一家人聚在客厅闲聊,谢君雅和潘锦如坐在一处,妯娌关系看起来很融洽,季凤兮拉着季南城三兄弟玩牌,季云天抬头看林冉,“大嫂,你也一起玩吧。”

季凤兮不满地嘟嘴,“我们四个人,人数刚刚好。”

林冉没有上赶着让人家讨厌的爱好,微微一笑道,“不用了,你们玩吧,我到外面走走。”

一直没什么情

小说文学

绪的季南城,抬头看了她一眼,只是一瞬。

季皓然专注地洗牌,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季家花园很大,鹅卵石铺就的小道,在葱葱郁郁的林中蜿蜒,行走数十米,是一座风格别具的凉亭,假山嶙峋,湖泊清粼,月色下的海棠随风飘荡,娇柔红艳。

林冉坐在藤椅上,望着湖面上的水光发呆,突然,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还有男人低沉的声音,“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在周末给我打电话么……我知道了,你先在医院委屈一下,我今晚不能过去……乖,听话……”

脚步声越来越近,林冉下意识将身体藏到旁边的大树后面。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在路灯昏暗光线的笼罩下,衬托得越发颀长挺拔,他走了几步,突然停下脚步,转身,望着林冉藏身的方向,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冷如寒冰。

“谁?出来!”

林冉倏然一惊,手指紧紧扣住树干,指甲嵌进了树皮,季南城,他发现她了吗?

“还不出来!”

季南城的声音,已经透着浓浓的不耐,她咬了咬牙,刚要迈出一步,一道轻佻的笑声竟然从她后方传出,“二哥,自从大哥去世之后,你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差了。”

季云天双手插在裤兜里面,潇洒恣意地从她身后的树丛走出,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他还冲她抛了一个媚眼,看来,早就知道她藏在这边。

季南城面无表情,“老三,你藏在这里做什么?”

季云天帅气地拨了拨额前的头发,轻声笑道,“二哥,我可不是藏,我是正大光明地赏月,难道你不觉得今晚的月色特别美么?”

季南城没有应声,深邃的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一秒,随即冷冷地滑开,似是不屑回答这种毫无营养的问题。

季云天无趣地摸了摸鼻子,忽地咧嘴一笑,“二哥,你这么急匆匆的,该不会是去见戚家那丫头吧?”

赞一下
上一篇: 我与留守的农村妇女:强奷系列合集第140章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