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www.fjkwj.com 飞剑客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2287浏览4436671本站已运行4427

说只在外面突然进去了:中国少爷18帅哥直播

沈傲雪若有所思的望了眼林义,点点头询问道:“晚宴快开始了,那我们,进去?”

林义平复好激动的心情,沉声道:“走吧。”

路要一步步走,事要一件件做,当务之急,还是先把沈傲雪处理好这次鸿门宴吧。

停好了车子,沈傲雪挽着林义胳膊缓步下车,一身白色的晚礼服,白衣飘飘,妖娆动人的身姿,美艳而冷傲的脸蛋,让她迅速成为全场的焦点。

尤其是和林义站在一起,更显得金童玉女,如天生一对,迎来不少赞叹羡慕眼光,当然也有一些自视优秀的青年才俊们对林义的浓浓妒忌和仇视。

林义自然不会理会这些家伙,和沈傲雪一边走路,一边了解着今晚宴会的细节。

而在酒店门口,沈万千和陈燕夫妇俩却是衣着光鲜,翘首以盼,焦急的等待着什么,见到林义和沈傲雪出现,两人顿时大松了一口气,欣喜的迎了上去。

沈傲雪脸颊上闪现一丝厌恶,冷声道:“你们俩在这干什么?”

“女儿啊,你总算是来了,杜公子可都等你好久了,快快,见过杜公子。”沈长风殷勤的笑着,迅速给身后一位年轻人让出位置。

林义抬头一扫,只见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西装笔挺,风度翩翩,嘴角挂着一抹亲和笑容,很是清爽,尤其是一双桃花眼,更是让不少女人都为之沦陷。

正是华海最近的风云人物,杜淳风。

“傲雪,我邀请了这么多次,终于还是肯赏脸来了啊,真是杜某的荣幸。”杜淳风笑容和煦的伸出手,彬彬有礼,活像童话世界走出来的王子。

沈傲雪厌恶的扫了沈长风夫妇,随后不冷不淡的伸出玉手和他握了握,客气道:“杜总邀请,整个华海有谁敢不来,是我荣幸才对。”

“哈哈,傲雪还真是说笑了,整个华海都知道,我杜某人堂前位置虽多,但这心里的位置,可只有你一个。”杜淳风紧拉着沈傲雪的玉手不放,神态语气十分深情,真挚,顿时让不少女人都感动的流泪了。

沈傲雪面色有些冷,努力的挣脱,却始终掰不开杜淳风的手,神色有些恼怒,“杜总,你该不会是想永远握着我的手吧。”

杜淳风神色如常,“如果可以,我想握一辈子。”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现场又是一片掌声欢呼,满是对杜淳风的赞赏祝福,沈傲雪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局面照这样发展下去,谁知道会乱成什么样。

“杜总,我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义,是傲雪的未婚夫!”

而就在这时,一声不和谐的声音突兀传来,林义大方一笑,挺身而出。

“‘执子之手’这件事交给我来做就可以了。”

啪!

说话间,他化掌为刀,一下将杜淳风握住佳人玉手的手掌打飞,毫不客气。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下,他紧紧搂住沈傲雪纤细腰肢,宣示主权一般,目光深邃而霸道的扫过所有人。

沈傲雪面颊一红,下意识靠在林义肩膀,无比恩爱。

哗——

现场一片哗然,所有人目瞪口呆。

自始至终,杜淳风都没看过林义一眼,仿佛他是空气一般,就连现场众人也都选择性忽略了林义。

他们是大人物,是人上人,又怎么在意踩在脚底下的蝼蚁?这些下等人,天生就是被他们踩下脚下的,自古如此。

可如今,这个他们一直鄙视甚至无视的下等人,竟然扬起巴掌,狠狠甩了他们一耳光!

如今整个华海谁人不知,杜淳风苦苦追求沈傲雪?谁人不知杜公子早已把沈傲雪列为杜家少夫人。

杜家和沈家,无论是家世,才貌,地位,都是天作之合,郎才女貌!如今,林义这不知从来冒出来的家伙,竟然在杜淳风的宴会上堂而皇之宣布,沈傲雪是他的未婚妻?

这一巴掌打得,简直干脆狠辣!

太狂妄,太嚣张了,太无法无天!

很快的,现场一众权贵对林义口诛笔伐,义愤填膺。

沈长风陈燕夫妇也从惊愕中醒悟过来,连忙气愤的指责道:“小子,你别胡说八道,你跟我们家傲雪一点关系都没有,这完全就是你一厢情愿。”

“没错,这小子就是个疯子,杜公子,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杜淳风仍旧在笑,笑容和煦,只是眼眸深处,多了一抹狠厉的寒光。

“没关系,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看来以后杜某要有一个情敌了,朋友,以后我们可要公平竞争啊。”

他拍拍被林义甩飞的手掌,故作轻松,却气势十足的拍了拍林义肩膀——老江湖都明白,这潜意思是在提醒林义,认清楚自己的位置,不要没大没小。

现场又是一片吹嘘赞叹杜淳风‘大度’‘少年英雄’之类的话,可是林义却轻蔑一笑,同样不甘示弱重重拍了拍杜淳风肩膀,力道之大,差点让杜淳风一屁股摔倒,格外狼狈:

“这个不能!”

“傲雪是我的未婚妻,不久

便是我的女人,那又何谈情敌?何谈公平竞争?”

杜淳风和煦的脸色,瞬间阴沉无比。

现场众人又是一片目瞪口呆——这小子,给脸不要脸啊。

沈傲雪见场面越来越乱,恐怕闹成大乱子,连忙说道:“杜总,我们两个就不打扰你招待客人了,我们先进场了。”

杜淳风嘴角牵动,彬彬有礼,“请便!”

杜大少吃了个大亏,有眼力的客人连忙装作没看到,寒暄几句便进场,同时感慨林义这家伙惹了大祸,怕是要死到临头咯。

“杜公子,这,这小子完全是胡说八道的,你别生气,别误会,他这个未婚夫身份,我们是坚决不会承认的。”沈长风近乎气炸了肺,连忙向杜淳风表着忠心。

杜淳风接过身边旗袍女人递过来的一杯红酒,轻泯一口,眼光毒辣:“你们不承认?那就是说,他这个未婚夫是真的,对吧?”

“你们两个竟然一直骗我说沈傲雪是单身?我可是被你们骗的好苦啊。&rd

小说文学

quo;

“这——”想起杜淳风的手段,沈长风冷汗都快下来了,连忙说道:“是我的错,杜公子您大人大量,别怪罪我们。”

陈燕也吓得直打哆嗦,“杜公子,我们,我们也是希望您尽快和傲雪成亲,掌控沈氏集团,我们绝对是站在你这边的——”

“放心,我这个人一向很大度。”杜淳风温文尔雅笑了起来,这让沈长风夫妇俩大松一口气。

而就在下一秒,杜淳风忽然眉头一皱,噗的一口吐出嘴里的红酒,平声道:“这是谁倒得酒,不知道我最讨厌甜红吗,这种垃圾酒,乞丐都不喝!”

身后那个鹅蛋脸的旗袍马上诚惶诚恐的鞠躬道歉:“杜公子,对不起,我,我一时弄错了,求求您不要怪罪——”

“起来吧,我相信你,今后绝对没有机会再这种犯错误了。”杜淳风声音依旧温暖,如春风荡漾人心。

就在女孩大松一口气,感恩戴德同时,他又轻描淡写一挥手,“剁掉她的双手。”

沈长风夫妇俩齐齐打了个寒蝉,满面惊恐。

“不,不要啊,杜公子,我从十四岁跟着你,我跟了你八年,我求求你,饶了我——” 女孩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的梨花带雨。

两个保镖面色阴沉,迅速堵上她的嘴巴,拉到黑夜深处。

杜淳风目光扫量着沈长风陈燕两人,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嘴唇鲜红如血,声音温和笑着,补充着后半句话:“我这个人一向很大度,但对于那些敢惹恼我的人,我一般都会要他们命。你们,明白吗?”

沈长风两人寒毛乍起,哆嗦喊道:“明白,明白。”

“明白,那就好好做事!”杜淳风披上一件衣服,眼中闪烁一片枭雄的狠辣,“或者帮我追到沈傲雪,拿走一半的沈家家产,或者,留下你们的命!”

沈长风面如死灰,一片恐惧——

这个杜淳风,果真是反复无常的疯子!、

晚宴的主场设置在酒店的最顶层,取意‘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雄心伟志。从这俯瞰下去,整个华海的繁华夜景一览无余,

会厅之内装饰极致奢华,金碧辉煌。各国各地区的珍馐美食如流水席一般,都出自世界名厨之手,价值百万的美酒,标致可人的美女,一切奢华享受应有尽有,堪比英伦皇室宫殿。

只是现场一众宾客们对林义的目光极不友好,指指点点的,暗中鄙夷。对于这个无法无天,敢打脸杜淳风,挑衅他们权威的‘下等人’,他们心里满是憋屈和恼火,故意的全都冷落忽略他。

林义对此也乐得清静,将他们全当成空气,坐在林傲雪身边,享受着酒店的美食,欣赏着美女表演,惬意自在。

猛兽向来独行,只有猪羊才会成群结队。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正这时,盛装出席的杜淳风缓步进入会场,顿时间,现场响起雷鸣一般的掌声,风度翩翩的杜淳风鞠躬行礼,迅速成为全场最为璀璨耀眼的明星。

“好戏要开始了。”沈傲雪喃喃自语一句。

“走,看看他唱的什么戏。”林义吃完最后一快鹅肝,挽着佳人玉臂也凑了上去。

杜淳风有些享受的感受着众人的追捧,随后眼神落在亲密无间的林义沈傲雪两人身上,眼中的寒芒和怒火一闪而逝,又恢复那副谦谦君子的状态:

“各位前辈,杜某来华海三年有余,三年内,风雨集团由当年的小公司成长为如今跨国性上市集团,囊括服装、地产、娱乐、运输等等十几种行业的领头羊,离不开各位前辈的支持和帮助,今晚杜某特地设宴,以表感激!”

话音刚落,站在他身后的沈长风夫妇俩立马吹捧道:“杜公子这是哪里话,是我们这些人沾了您的光才是,应该我们感谢你。”

无独有偶,现场马上吹捧一团。

“是啊,这些年风雨集团和我们的合作让我们公司利润高了三倍,这都是杜公子的功劳。”

“哈哈,幸亏有杜公子,才让我这把老骨头没白活,又狠赚了他一笔!”

“以后有这种好事,杜公子可以多多想着我们啊。”

杜淳风笑吟吟的扫过现场每一张笑脸,眼中闪烁一抹玩味:“看这样子,大家信得过我?愿意跟我干!”

“愿意,当然愿意,挣大钱的事,谁不愿意谁是傻子!”

在众人哄笑一堂过程中,杜淳风从容一笑,说道:“好,既然大家都信得过我杜某,那我也不客套了,这里有一份合同,关于风雨集团和诸位更加深入合作的条款,没有问题的话,那就签了吧。”

他挥挥手,立马有漂亮女郎把准备好的合同挨个发放到现场众人手中,一众老总仿佛捡到了金山银山,嘴巴都快笑歪了,有几个人甚至迫不及待打开账户,等待收钱。

唯有林义眉头皱了皱,轻声道:“感觉有点不对劲。”

“是不对劲。”沈傲雪翻阅着那份所谓的合同,冷艳的脸庞上涌现一抹怒火,“这是一份卖身契!”

现场的老总都是商场的老狐狸了,自然见多识广,很快有人看出了合同上的不对劲,低声议论纷纷起来。

“杜公子,这合同,弄错了吧,上边写着要我们一年内转交公司核心技术和人才,五年之内,转交全部股份,这,这不开玩笑嘛?”

“就是啊,这是要我们把公司卖了啊!五千万,一锤子买卖,开什么玩笑,我这公司一年利润都不止。”

“这不会是真的吧?杜公子,这玩笑开得太大了&mdash

;—”

林义诧异的扫了杜淳风一眼,全资收购企业,这架势,是要一统华海商界啊。原本以为这小子的目标是沈家家产,如今看来,竟然是整个华海,胃口不小啊。

面对满场的惊讶和质疑,杜淳风只是坐在一边,细细的品味着红酒,嘴角挂着一抹胜利在握的笑容,一言不发。

沈长风自然而然的扮演好狗腿子角色,义正言辞的怒喝:“吵什么,刚才是你们吵着闹着要跟着杜公子干的,现在反悔了?”

“收购可以,但是这钱也,也太少了吧。”一个男人脸色尴尬。

“嫌赚钱少?当初挣钱的时候你们怎么不嫌少,都一大把年纪了,拿点安稳钱,好好退休乐享天年不挺好吗,非争什么争!”沈长风继续嗤之以鼻,让现场陷入一片混乱。

“胡闹,简直胡闹!”

一位留着山羊胡,唐装老者气得直打哆嗦,手中的翡翠拐棍跺得砰砰作响,掷地有声:“我承认,你杜公子是帮助我们赚了不少钱,得了不少名声,但唐氏茶庄是我祖上百年老店,传承了两百多年,我就算死,也不会卖掉祖产!”

老人颇有威望,一番发言得到不少人赞同,很快沈长风阵势被压了下去。

杜淳风这才站起来,一双温和的眸子扫在老人身上,却如毒蛇吐信,让后者打了个寒蝉。

“唐老,别激动,我现在给你五千万全资收购,已经算是我很讲情面了,否则的话,我动用一些关系手段,你觉得你的先祖产业,能撑得过几天?到时候别说五千万,就是五千块都没有!”

唐老面色瞬变,怒道:“你,你——”

杜淳风咧嘴一笑,扫着现场所有人:“还有现场诸位,也是如此,只要我想做,三天之内,你们的公司绝对会破产!别忘了,这些年咱们合作不少,你们的信息,客户资料,包括一些致命的黑材料,我全都有。”

“这些年你们干得那些肮脏事不用我挑明了吧?身败名裂都是轻的,最起码判上个十几年!难道你们真要弄到这份田地嘛?”

现场人脸色齐齐色变。

“所以,我奉劝大家,好好合作,大家一起挣钱,一起发财?何乐不为呢?”

众人望着笑的灿烂,却无比恶寒的杜淳风,全都是满心胆寒,肠子都快悔青了。

本来以为迎来一头瑞兽,谁知道是一匹白眼狼,正在他们为区区几年利润窃喜不已时候,这头狼已经把他们吃得渣都不剩了。

悔不当初啊——

“还有谁,不服?!”

杜淳风高喝一声,横眉立目,气势雄浑的扫视着当场,锋利眸子注视下,一众被拿捏住把柄的商界老总们齐齐憋屈又无奈的低下头,彻底认输了。

大局已定。

真当杜家的钱是那么好拿的,吃了多少,得加倍的给我吐出来!

杜淳风嘴角扬起一抹高傲而从容的笑容,刚想要宣布自己的胜利,忽然间,角落中一声沉喝响起。

“我不服!”
 

我不服!

清朗的声音不大,但却清楚的响彻现场每个角落,掷地有声。

在所有人的惊讶,疑惑,敬佩的复杂目光中,林义坦然的站了出来,身躯笔直。

“反了,反了你了!”沈长风气急败坏站出来,指着林义鼻子怒喝道:“你有什么不服的?你有什么资格,有什么权利代表沈氏集团,沈家哪有你说话的份儿,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他是我的未婚夫,是沈家未来的主事人,他当然有权利!”

沈傲雪紧挽着林义的手臂,清傲的眸子扫过沈长风,冷喝道:“没有资格说话,该出去的,是你!”

“你——”沈长风气得哑口无言,脸色阴沉无比。

沈傲雪没再理会自己父亲,望向林义的眼眸荡漾,朗声说道:“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爷爷和沈家也会坚定不移的站在你身后。”

现场众人再次一片哗然,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被他们一直鄙夷的穷小子林义,竟然能得到沈家的全力支持。

林义温和点点头,说了句‘谢谢’,便从容走了出去。

杜淳风目光不善的望着林义,冷笑道:“林先生这是想做英雄?送你句忠告,枪打出头鸟,好好考虑清楚。”

“我也送你句忠告——天作孽尤可过,人作孽不可活!”

面对杜淳风那满是锋芒和阴沉的眸子,林义淡然自若,平声说道:

“杜大少志向高远,想一统华海商界无可厚非,但用这种下三滥手段逼人就范,吃相未免太难看了吧。是男人,就该堂堂正正的去争,让人心服口服,而不是搞这些下三滥!”

“我们沈氏集团,宁死,绝不会同意这种耻辱的合同!”

高喝一声,林义直接把手中的合同撕成两半,漫天纸屑飞舞下,他的身躯异常笔直高大。

铁骨铮铮,气势无双!

这一瞬间,杜淳风惊住了,他一统华海商界的远大理想已经触手可及,但却就在一瞬间,被这个男人毫不留情一拳打碎,彻底沦为泡影。

沈傲雪也惊住了,她虽然同样愤慨杜淳风的所作所为,但心里却一直有忌惮,权衡利弊,却终究做不到像林义这般敢爱敢恨,快意恩仇。

全场人都惊住了,枉费他们自诩商界大鳄,历经商场沉浮十几栽,到头来却还不如一个毛头小子有魄力,他们无地自容同时,对于一直看不起的林义心中多了几丝敬佩。

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快的,林义的言论得到了大家的支持,现场一片义愤填膺,摆明了要和杜淳风这种阴险小人拼个你死我活。

杜淳风的脸色彻底变得阴沉下来,眸子深处闪过浓浓的怒火和忌惮,本来天衣无缝的计划,结果就这么被林义这个小子给破坏了。

现场的这些老总对他来说不过乌合之众,逐个击破易于反掌,可这小子愣是三言两语把他们给联合起来,任凭他杜淳风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跟整个华海商界作对!

杜淳风脸上挂着冷笑,走到林义面前,轻声道:“小子,算你有本事,我认了。沈氏集团不用签署这份合同,送你们安全离开,这回满意了?”

一向高傲,视华海群雄如草芥的杜公子,此刻总算妥协。

然而林义却是一笑,沉声道:“我要的,不仅仅是沈家,而是所有人的公道。”

“这份不公平的合同,就此作废。”

“我警告你,不要欺人太甚!”杜淳风脸上笑容彻底消失,变得狰狞而疯狂,合同作废,岂不是让他三年的心血付之东流?

林义面不改色,依旧沉声道:“这不是欺人太甚,我只是想要一个公道,一个让大家都心服口服的公道。”

现场众人目光复杂感激的望着林义,商人向来重利轻情,如今林义得到自己应有的利益完全可以一走了之,可是他却为了自己这些毫无瓜葛甚至还轻视他的人们留了下来,这份情谊让他们心中无比感动。

沈傲雪美眸眨动,嘴角升起一抹笑容,之前在九福村狠揍拆迁公司恶霸的林义形象缓缓印入脑海中。

他还是那个林义,霸道刚正,却又嫉恶如仇。

小说文学

杜淳风脸色变幻好几番,最后浮现一抹狠厉的笑容,说道:“你想要公道,那我就给你个公道!”

“我们杜家是打码头出身,世代崇武,今天咱就用祖辈的规矩,打一次码头。你能打赢我的人,今晚在场所有人合同作废,放你们安全离开,要是你输了,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该怎么签就怎么签!”

林义点点头:“可以,很公平。”

杜淳风冷笑一声,胸有成竹一拍手喊道:

“宫本雄介!”

一个黑衣男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个头不高,但却异常精壮,板寸头下的眼睛极具侵略性,一看就是高手。

让人不舒服的是,这家伙下巴抬着,眼中满是不屑倨傲,一副‘在场所有人都是垃圾’的嚣张姿态。

杜淳风得意的介绍道:“宫本雄介,r国一刀流剑术大师,在国际排名第三十四位。虽然上个月刚到华海,但也取得不少优异战绩,上个月十五号,废掉了‘铁鹰爪’徐坤的双手,十八号,踢馆吕家武馆,二十三号,比武大会打败了十届冠军黄彪——”

全场人听闻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唏嘘不已。

铁鹰爪徐坤,吕家武馆,黄彪,这可都是华海市成名已久的武道大师,就算放眼全国,那也是有名的人物,竟然全败在这个r国鬼子手里?这家伙也太强悍了吧。

宫本熊介被杜淳风一阵吹捧,更显得嚣张无限,眼神睥睨的扫向在场众人,竖起中指狞笑道:“东亚病夫!谁来送死?”

王八蛋,这他妈也太狂了!

在场人都是龙国子女,被这r国人如此侮辱,自然憋屈着怒火,恨得咬牙切齿,但想到这家伙的彪悍战绩,却全都怂了下去,低着头,紧攥拳头,不敢出声。

杜淳风极为满意现场众人的表现,享受的品味着一杯红酒,宫本雄介更加张狂的大笑:“东亚病夫,一群孬种!”

就这时,人群中的林义踏步而出,彪悍的杀气犹如烈焰,席卷全场:

“我来给你收尸!”

>>>>完整版在线阅读<<<<

赞一下
上一篇: 双腿挂他肩上撞击轻哼:老公晚上怎么搞你们
下一篇: 高H肉宠文bl:女配穿越高H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