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www.fjkwj.com 飞剑客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6943浏览3873323本站已运行4226

小妖精看你水流这么多:强行进入后为什么不挣扎了

前几天这小夫妻还甜甜蜜蜜,在家里佣人的面前大唱恩爱戏,如今却相对两无言,为此,苏慕情还很有脾气的搬回了自己原来的房间去住。

这个举动让聂容天恨得牙痒痒。

可恶的坏女人,明知道他初懂性事,如今正是如狼如虎正待发泄之时,她居然因为那么点屁事就和自己摆脸色。

很好!想摆脸色是吧,谁怕谁?就不信她能忍得住。

就这样,两人各怀心事,相互算计,不吭不响的度过了整整三天。

这天傍晚,坐在一个餐厅里吃饭的共有三个人。

首位是聂容天,对面是苏慕情,可怜的朗奕则被二人夹在中间。

已经忍了三天之久的聂容天,看到沐浴后的苏慕情披着黑直的长发,浑身散发着清新诱人的茉莉花香,双眼便忍不住在她身上瞟来瞟去。

想亲她的嘴唇,想吻她的羽睫,想抱她的纤腰,想揉她的酥胸,想和她XXOO……

见鬼!他气极败坏的收回视线,并在心底暗恨自己的把持力为什么这么低。

人家不过穿得薄一点,洗得水白白一点,他就忍不住春心荡漾,真是没种!

想到苏慕情现在比从前不知倍受欢迎多少倍,他就忍不住气恼,假意吃了一口菜,将不友善的目光瞟向对面的女人。

“朗奕!”

恶狠狠的喊着被夹在中间的可怜虫,朗奕立刻颤抖了一下,“少爷有什么吩咐。”

“你……告诉那边那个女人,那该死的MV既然已经拍完了,就给我乖乖守本份一点,要不整天出去招蜂引蝶,破坏我们聂家的形象。”

苏慕情被他这话气得噎了一下子,招蜂引蝶?

恼怒的回瞪对方一眼,“朗奕!”

“啊?少奶奶有何吩咐?”他很可怜,拜托两人闹别扭,别牵连无辜胆小的他好不好。

“你告诉那边那个男人,不要扭曲事实,无中生有,恶意栽赃。”

“朗奕,你再告诉那个女人,她已经是一个有夫之妇了,当那些徒谋不诡的雄性生物靠近她时,用脑袋想一想自己究竟是什么身份。”

“呃……”朗奕抓着筷子不知所措。

“朗奕……”

拜托,某个可怜的小管家肚子很饿,真的很想把今天的晚餐顺利吃完。

“你再告诉那个男人,他自己想当宅男没人管,但别人可不想把人际关系弄到很糟糕。”

聂容天被气得拍案而起,“苏慕情,你要知道,就算你真的在荧幕上露了脸,也不会因此而变成大明星,别忘了你从上到下,都没有成为众星捧月的资本!”

他也知道这番话有多伤人,但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吼了出来。

他就是习惯性的喜欢居于上峰,习惯性的想要让天底下所有的人都对自己卑躬屈膝。

尤其是这个女人,他更是习惯性的希望她屈从于自己,把自己当作是她的天,她的神,哪怕用最卑劣的方式,他也想固执的把她绑在自己身边。

心底明明想要让对方对自己亲近,可每次事情的结果,都会被他无法控制的毒舌搞得一团糟。

直到今天为止,聂容天的清了一个很可怕的事实,那就是他与人沟通的确有问题。

心底很矛盾,他本想找个借口和她重归于好,可现在咧!

看到对方眼底闪过的受伤情绪,他再次懊恼自己因别扭而产生的心虚。

“总之……你好自为之!”

狼狈的放下这句话,他不想再留在这里继续和她吵。

因为他也不知道如果再吵下去,自己会不会说出更伤人的话。

豪华的餐厅因为聂容天的离去而慢慢恢复了安静。

始终被当成炮灰来轰的朗奕小心翼翼的将身子凑过去,“少奶奶,拜托你行行好,别再和少爷斗下去了。”

“最近家里的气氛实在很不好,害得我们这些当下人的也不好做。”

“其实少爷他对你真的没什么恶意,我从小和他一起长大,不知道听从他口中听了多少谩骂和斥责。”

“记得小时候,我不过是不小心弄坏少爷的一只钢笔,他就气得把我狠狠骂了一顿,并扬言要将我赶出家门……”

“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自己一定会被少爷赶出去,可是咧,第二天一觉醒来,少爷便把这件事给忘了。”

“外人眼中的少爷可能是个脾气坏,难相处的人,但和他认识久了,就会知道他只是嘴巴坏,心地却是极善良的。”

“我还记得那年我十二岁,不知道少爷受了什么刺激,居然说想去山顶看星星,我这个小跟班自然要尾随其后。”

“结果

当晚的星星没看到,却下了一场好大的雨。我被浇得浑身湿透,还在下山的时候摔断了脚。”

“因为山上信号受阻,求助电话又打不通,所以少爷便背着我,一步一滑的整整走了三个小时。”

听到这里,苏慕情的心猛然一跳,脑海中浮现出一组画面——一个倔强的漂亮少年,背着一个比自己小三岁的男孩,在阴冷的雨夜中蹒跚而行。

其实,她又何尝不了解容天的性格。

他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极品怪胎一个。

如果真的让他学着电视里那些男主角,用编织出来的花言巧语来表达内心世界,那么这样的男人,也许她也不会喜欢。

想到这里,她心中豁然开朗,几乎也是立刻打消了继续冷战下去的想法。

只是,她该如何去扭转今天这种冷战的局面呢?

苏慕情为两人如何和解正头痛的时候,聂容天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纠结之中。

完全没有任何恋爱经历的自己,对于如何去哄、如何去宠根本没有半点概念。

那女人之前明明对自己很包容的,就算他真的发脾气,说了一些难听的话,她也会付之一笑,不会真的和他冷战到底。

那现在又是怎样的情况?

聂容天很想抓头发,因为他发现自己完全陷入了一种自我矛盾中。

一边想要维持着自己傲慢的姿态,一边又在拼命给彼此找个台阶下。

“爱情啊,是个很悬疑的东西,它的前世,定是九曲黄河阵,陷入阵中的人,不死也会残!”

这是季子维那个混蛋不久前故弄玄虚,说出的一番所谓至理名言。

当时他听到这句话时还觉得万分好笑,并把对方狠狠嘲弄一番。

如今,当自己面对这种局面的时候,才发现爱情的确是个可怕的东西,时而让人欢喜,时而让人悲伤。

当初姐姐肆意决定他和苏慕纱结婚的时候,他只觉得婚姻是个摆设,就像他的前任未婚妻苏慕纱一样,存在得毫无意义。

可是慕情不同,她的知书达理、她的谦和忍让、她的善解人意、她的一颦一笑,彻底颠覆了他从前对爱情的理解。

电话声打断他的纠结,虽然此刻烦躁的心情让他一点也不想去接电话,但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按下了接听键。

“容天,真的假的,你居然为了小情店里的那只快要死掉的杂毛小猫,竟花费巨资将美国那个“史克兰”宠物研究所的菁英全都请到了台湾?”

电话里的聂晶晶大呼小叫,“我才出国不到一个月,家里就发生了这么多趣事,听说小情竟然和子维合拍MV耶,而且效果超级好,我有命人专门寄原版蝶片给我看哦……”

听着姐姐噼哩啪啦说个不停,他不耐烦道:“如果你今天这通越洋电话就是向我炫耀你的八卦消息,我想我们之间已经没有沟通下去必要了。”

“容天容天,别挂我电话吗,你也知道姐姐最近因为工作的事情真的很忙啦,都没有时间留在台湾热切关注你和小情的发展状况,所以只能在你身边安插几只眼线随时向我报告……”

聂容天的脸黑了几分,“那么你得到你想要得到的消息了?”

对方阴恻恻的笑了一阵,“当然喽,不过我听我的线人说你最近的情况很糟糕,连自己的老婆也搞不定,容天,要不要姐姐亲自传授你几招?”

“无聊!”

“哎哎,别挂我电话,听我说完啊,其实有时候适当的听取别人的意见,对自己还是很有帮助的,我……”

“啪!”

不耐烦的切断电话,他懒得再听电话里那个女人继续发神经。

不过转念一想,他本来就是个感情白痴吗,大姐刚刚在电话里说适当的听取别人的意见,虽然会有损他的颜面,但,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结果趁着午休时间,他一个电话,将季子维招了过来,谁让这家伙是他仅有的几个朋友中,阴谋诡计最多的一个?

当季子维听完他的求助之后,先是很不客气的狠狠取笑他一番,并把他的人品狠狠扁低了一顿,才假模假样道:“其实女孩子是很好哄的。”

季大情圣摆出一个迷死人的POSE,一双桃花眼顺便很暧昧的冲着不远处端着咖啡缓步走来的朗奕眨了眨。

对方接收到他色情的挑衅,先是夸张的打了个冷颤,随即假装看不到一样,理也不理他,将热咖啡放到聂容天面前。

“少爷,你最喜欢的蓝山。”

“小猫,我的呢?”

朗奕不客气的将另一杯扔到他面前,“猫屎狗尿的结合物,你爱喝不喝!”

季子维嘿嘿直乐,端起咖啡优雅的轻啜,“只要是小猫你亲手煮给我的,就是砒霜我也照单全收。”

“变态!”

两人一阵你来我往,聂容天可看不下去了,“喂,你们两个想打情骂俏,等忙完了我的大事再拜托闪边,现在都给我正经一点。”

“容三,你急什么?其实你和慕情的事情很好解决,一般女孩子都喜欢浪漫,只要你拿着心爱的吉他,当着她的面唱一首情歌,我保证她马上就会对你展开爱的投降。”

见对方露出一脸鄙视,他又继续道:“当然,如果你觉得这个方法比较土,也可以去花店订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摆到她宠物店的门口,并附上条幅,上面写着——亲爱的小情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强忍着爆笑,季子维还嫌捉弄他捉弄得不够,又假装严肃道:“这个方法也无法让你满意的话,那么只能采取怀柔政策了,比如你可以去大街上捡流浪猫流浪狗,努力培养自己的爱心。”

“慕情看到你心里这么有爱,说不定就会飞奔进你温暖的怀抱……”

聂容天阴着俊脸,险些将手中的杯子捏爆,“季二,你脑细胞最近供血不足吗?智商怎么退化到这种可怕的地步?”

季子维优雅的做了一个很深沉的POSE,“其实我也没有太多追女孩子的经验,从始至终,我只对我的小猫感兴趣。”

“当然,如果是我家小猫和我冷战的话,那么我对付他的方法很简单,只要把他灌醉,然后拎到床上,拿绳子绑住他的手脚,再剥光他的衣服,直接办事就好。”

朗奕的脸色瞬间变得超级难看,“季子维你这个心理变态加SM狂,我家少爷那么有诚意的把你这人渣找到这里谈正事,你居然敢给我顾左右而言他……”

 

说起朗奕这辈子最牛的,那就是教育眼前这个整天嘻皮笑脸的季子维了。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吗。

狠狠的将不停搞怪的季子维骂了一顿之后,朗奕很体贴的坐到聂容天身边。

安抚道:“少爷啊,其实我觉得还是含蓄点的方法比较好,你可以给少奶奶写情书啊,现在网路上有很多浪漫的句子可供抄袭,只要少爷你一句话,我马上去书房给你找资料……”

被这两个家伙一顿恶搞,聂容天已经完全没有再继续探讨下去的欲望。

起身,黑着脸对着季子维道:“你不是说要把他灌醉然后脱光了绑到床上吗,那么你现在可以拿去享用了,记得门窗关好,并做好预防设施。”

说完,容三少潇洒离去。

“谢啦哥们,我会好好度过今天这个愉快的午后的。”

边说边动手,很快便将大呼小叫的朗奕囚禁在自己怀中。

“少爷,少爷你是不是太没人品了?该死的季子维,你给我轻一点,唔唔……混蛋……”

看着季二和朗奕两个王八蛋在他眼皮子底下大唱恩爱戏,聂容天的一颗心也被搅得痒痒的。

正寻思着给自己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去接近苏慕情时,两人居然在楼梯的转角处不期然相遇。

彼此四目相对时,气氛竟是异常的尴尬。

两人谁也没有先开口,似乎都在待待着对方的主动。

而聂容天表面上故作震定,脑袋里却在疯狂的回想着季子维刚刚灌输给自己的那些泡妞招术。

弹吉他唱情歌?逊!

送花大喊我爱你?逊!

去大街上捡流浪猫狗?更是逊上加逊!

看来把季子维找到家里共商此事实在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

可他真的不想再和她继续冷战下去,就算让他先低头也好,先道歉也罢,总之继续冷战的结果只会让他更难过。

想到这里,忍不住上前一步。

而此时的苏慕情也不比他平静多少。

不得不说,昨天傍晚在餐厅里,朗奕对她说的那番话实在很受教。

所以下午早早便回到家里,打算找他好好谈一谈。

算了!反正两人之间闹了矛盾总该有一个先让步的,她可从来没指望过聂容天这个娇生惯养,被人宠坏了的大少爷会对自己先低头。

况且冷战的这几天,她的心里也不好受,与其继续没完没了的闹下去,为什么不好好过日子?

想通了这些之后,心中顿时开朗,“容……”

未等她唤出他的名字,对方已经嚣张的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头顶,表情很怪异。

“你……”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只不过他的声音更高亢一些,很轻易的将她的声音压了过去。

没想到他居然会主动和自己开口,这让苏慕情的心立刻提到了喉咙处,并且天真的期待着他能对自己说出温情的话。

可等了半晌,头顶一片安静。

就在她以为这家伙恐怕不会再开口说话的时候,他慢慢涨红了俊脸,咬牙切齿道:“你已经三天没陪我上床了。”

话一出口,两人同时怔在原地。

事实上就连容天自己也没想到,他会当着这个女人的面说出这么没品的话。

可现在收口已经来不及了,况且他刚刚说的本来就是他内心所想。

这女人是个恶魔,明明知道他很需要他,还故意和自己搞冷战,害得他每天晚上睡不好,饭也吃不香。

现在还把自己害得变成了一个大白痴!

总之一切都是她的错!

恼怒的瞪她一眼,也不理会她惊愕的表情,粗暴的将她打横抱起,环在双臂之间。

“我不介意你和我继续冷战,但你冷战你的,我做我的,咱们完全可以两不耽误……”

霸道的放下宣言,某个完全不懂得温柔为何物的男人直奔豪华的主卧室,一脚踹开房门,将自己和怀中的女人同时抛上去。

未等她出口答话,已经沉积多日的吻凶恶的期了上去。

这种戏剧性的和解方式,真是让苏慕情大开眼界外加震憾不已。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会这么直接,直接到,她突然发现这个把自己紧搂在怀中,急欲行“凶”的家伙,竟可爱得让人无法不爱他。

两个初尝性爱体验的小夫妻,因为闹了几天的小别扭,再度合好之后,重燃爱火。

在一个阳光明媚、天气晴朗的午后,躲在卧室里尽情发泄着彼此对对方的想念。

直到傍晚的天色慢慢暗下来的时候,两人才疲惫的结束了这场欢愉的体力活动。

临睡着前,他突然在她耳边轻语:“对于之前所发生过的事,我很抱歉,我想,我只是想把你霸占在自己身边,不愿意让你被其它人所染指……而已。”

说完这番话,聂容天便陷入了睡眠之中。

而纠结了很久,冷战了很久的苏慕情,却因为他这翻发自内心的告白,而久久不能平静。

这个男人爱她,只不过他选择了用自己的方式去爱。

这个事实令她欣喜,同时也为自己之前和他冷战而感到有些自责。

此刻,阴暗的卧室内散发着淡淡的茉莉花香味,厚重的窗纱垂落在地,昏暗的灯光让整间卧室变得极有情调。

光裸着白晳修长的后背,被单只盖住他腰的四分之三。

双眼轻闭,又卷又长的睫毛好看的向上翘着

,这个男人真是让人怎么看也看不够。

躺在他旁边的苏慕情一遍又一遍的又眼睛扫视着离自己近在咫尺的男人。

这人是她的老公,世界上最亲最爱的那个人呢。

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涌出一丝甜蜜。

有些窃喜,也有些担忧。

如果当初苏慕纱没有逃婚的话,那么此时躺在他身边的女人,是不是就不是自己了?

当她无意中产生这种想法之后,心底竟划过一丝刺痛。

“你不累么?睡一会,晚点我们一起下楼去吃饭。”

香喷喷的睡了好一会儿的聂容天在醒来之后,就看到身边的女人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懒洋洋的换了个姿势,在她的脸上轻吻一记,便霸道的把她揽入怀中。

他喜欢这种重新拥有她的感觉,或许只有失去过,才懂得如何去珍惜。

他再也不要和她吵架,因为吵架过后,只会让他的心情更加难受。

扯过被单,将两人埋在被子里,并习惯性的靠近她的颈窝,汲取着她身上好闻的薄荷香。

事着满足的表情,他无意识的喃喃:“还是女人的身体好,柔软又细滑,真不明白为什么天底下还会有那么多同性恋。”

被他习惯性的依赖着,她眼底闪过纵容的笑意,“其实爱情无关性别,只不过爱上的那个人刚好是同性而已。”

“指尖无意识的轻轻拨弄着他的发丝,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发现他居然很享受自己的这个小动作。

聂容天舒服的哼哼两声,长臂更是亲昵的在被子里揽住她的腰。

这个男人在床下是个天生的王者,可到了床上,就变成了喜欢撒娇的小孩子。

“我又没说我反对同性恋。”

说到同性相爱,他家里就有两只。

季子维和朗奕这对欢喜冤家可是从小斗到大,别看朗奕那个小正太每次看到季子维都要破口大骂,关起门后的这两只可是恩爱得很。

“不过……”

猛然间想到了什么,他的口气冷了下来,“有些心理变态的家伙,还是趁早从人间蒸发掉的好。”

“你说的那个心理变态,是不是……那个曾经在你心灵上造成很大影响的……人?”

室内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聂容天表情不善道:“又是朗奕那个家伙在你面前多嘴了?”

她安抚的笑了笑,“其实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个不想让人碰触的角落,谁都有不想提起的过去……”

她声音很轻,“就像我小时候,姐姐因为样子长得好,头脑又聪明,所以无论是父母还是亲戚都把她当成天使来喜爱。”

“而我呢,说好听一点可以点缀姐姐这朵红花的绿叶,说难听一点,我就是一个不合理的存在。”

“所以,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也曾偷偷诅咒过她,因为她得到了父母的很多注意,所以曾私心的想,她不存在就好了,只要她不存在,或许我就会成为父母眼中的宝贝。”

“直到有一天,姐姐的学校打电话来说,姐姐一整天没去学校上课,父母接到电话后十分担心,并发动所有的亲戚朋友四处寻找……”

“那时候我很害怕,并在心底担心是不是自己的诅咒成功了,才害得姐姐莫名其妙的消失。”

“也是直到那一刻开始,我才发现自己很害怕,怕姐姐真的一去不回,真的出了意外,真的就这样离我而去……”

“直到三天后,姐姐突然回到家里,才笑嘻嘻的对爸妈说,她只是突发奇想,寻找一下离家出走的乐趣。”

“这件事之后,我为自己当初私下里的诅咒而感到后怕,所以从那以后,这个秘密便被我一直埋在心底,我害怕说出来后,会被别人把我当成坏小孩……”

“不,你一点也不坏!”

静静的听着她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忆,他难得温柔的安抚着她。

“容天,我只是想说,有些话憋在心里并不能改变任何现状,既然都已经发生了,说出来也没什么了不起。我只是,不想你因为一些难堪的回忆,而让自己活得很辛苦。”

室内又是一片安静,彼此间谁也没有再说话。

耳边只能听到时钟在安静的空间里滴嗒滴嗒的不停流逝。

就在苏慕情以为他不会再开口说话的时候,他略带嘶哑的嗓音突然徐徐响起。

“那个时候,我是真的把他当成除了我亲人以外,最值得依赖和相信的人了……”

这段难以岂齿的回忆,这么多年来始终被他深埋在心中。

猥亵!

这个阴暗的字眼,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会出现在自己充满阳光的生命中。

可事实上这件事却在他年幼的记忆中真实的发生过。

有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他闭上眼,就会出现那变态的面孔,那双罪恶的手,在一个无辜的小孩子面前,做出了下流而肮脏的举动。

他是那么的信任他,依赖他,喜欢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清新味道,喜欢看他灿烂温和的笑容。

因为父母在他小时候因为生意上的事很忙很忙,无形中,他居然将童年时对父亲的全部梦想寄托在那个人的身上。

可结果呢,换来的竟是对方对自己的徒谋不诡。

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后,父亲的愤怒可想而知。

那人的下场据说很不好,不但丢了工作,而且还落魄得流走异乡。

他不是不知道家人在得知这件事之后,拼命想要补偿自己的焦急心态。

他只是没有勇气再去轻易相信别人,日积月累下来,竟导致了今天这样的自己。

“或许你说得对,有些话说出来,真的比埋在心底舒服多了。”

回过神,断断续续回忆着往事的聂容天,才发现自己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竟说了这么多心事。

看到苏慕情眼含笑意的样子,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在闹别扭的孩子,这感觉让他十分恼怒。

忍不住恶声恶气道:“喂,是你勾引我说的,别以为我真的很想和你聊这种没营养的东西。”


赞一下
上一篇: 男同短篇基情刺激小说:两女互相摸下面呻呤
下一篇: 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