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www.fjkwj.com 飞剑客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1941浏览4425207本站已运行4424

你的大东西弄得我好疼:我们娘俩让你日

该死的,他还真是小瞧了这个女人,居然给他来这一招,该死的。

不屑的扫了一眼冷云迪闷痛的身影,沐景颜冷冷的转身离开。

“该死的沐景颜,不要让本少爷逮找你,到时候就算是你求着我上你,本少爷也要让你吃些苦头,哼!”

冷云迪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子,何时吃过这么大的亏,还被一个女人给踢了一脚,跪在了地上。

这说出去简直就是丢脸,这笔账他迟早要讨回来的,哼。

沐景颜不知道的是这一次,自己是彻底让这只京城帝都最为出名的花花公子给惦记上了。

……

走出酒店大门,只是一眼便看到了大门口蹲守着的不少记者和围观人群。

毕竟是京城帝都数一数二的两大豪门联姻订婚。

不少没法进入酒店的自然就站在外面看了,也算是目睹一番这一场声势浩大的订婚宴。

沐景颜唇角微勾,清冷的眸底带着几分莫测的冷笑。

宫思雨,你不是自喻最爱你的凯哥哥吗,我倒要看看到了明天,你还怎么解释!

一包文件突然从手中滑落,掉在地上,文件袋的口子没封,一掉到地上,就露出一张张纸片散落满地。

一阵大风吹来,薄薄的纸片纷纷扬扬的就飞了起来,不少纸片正好落在了酒店外看热闹的人群和记着面前。

“咦,这是什么?”人群中有人好奇的伸手去接那些纷纷落下的纸片,满脸好奇。

“这好像是刚才那位小姐不小心掉下的,咦,这好像都是照片呢,可是这照片中的女人怎么这么眼熟啊!”

有人捡起地上的纸片,看着照片中大胆果露的一对男女惊呼道。

“呀,这照片中的女人可不就是和那一张海拔上的女人长得一模一样吗,可这照片中的男人怎么和海报上的长得不一样啊!”有人好奇的惊呼道。

“切,这你都看不出来,这明摆着是这个宫家大小姐在外面背着未婚夫偷吃嘛,嗤,说什么情真意切,有钱人的世界真是乱,荡妇,呸!”

中年男子一脸不屑的将纸片摔倒地上,还嫌弃的吐了一口口水。

“啧啧,头条啊,快快,将那些纸片全都捡起来,拍下来,哈哈,宫家大小姐订婚前一天背着未婚夫偷吃,明日的新闻版块一定能够轰动整个京都!”

一群记着疯狂的抢夺着地上的纸片,恨不得将之据为己有。

不少摄影师抢夺不赢,更是疯狂的用摄像机将纸片上的照片给拍摄下来,用作明日的头版图。

沐景颜一直隐身在暗处,看着前面争抢的画面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冰冷的视线扫过地上飘飞的那些白色纸张,不知道明日里宫思雨会不会感谢自己让她上了一次头条。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整个京都几乎都炸开了锅。

宫家大小姐订婚前一晚背着未婚夫偷吃的新闻几乎占据了报纸杂志的第一版面,而且还是大幅度报道。

版面上的照片更是清晰无比,女主角赫然正是宫家大小姐宫思雨。

男主角虽然只露出半张脸,却是足以能够让人看清楚主人公并非是和宫家大小姐刚刚在昨日订婚的秦家大少。

订婚后一天就出现这样的丑闻,还是铺天盖地轰动整个京都城,这无疑是再打整个秦家和秦家大少的脸。

一时间,不少人都纷纷唾弃起了宫思雨。

宫思雨原本在大众面前就是知书达理,端庄高贵的名媛千金,这一丑闻一出,几乎就是将她好不容易得来的高贵形象瞬间跌入了地狱。

更有甚者,不少网友纷纷怒骂宫思雨下贱,将秦家和宫家两家再一次推上了舆论的巅峰,而所有人也在纷纷猜测。

经此一场丑闻过后,秦家和宫家两家的联姻是否还会继续,是否会影响到两大集团日后的合作。

外面因为宫思雨的艳照门而闹得沸沸扬扬,整个宫家客厅内的气氛也同样压抑低沉一片。

客厅内的电话几乎响彻不停,听得宫父心烦意乱,一张脸色更是气愤的铁青一片,怒火直窜。

“该死的,到底是谁,是谁要害我宫家,与我宫家作对!”

“砰”的一声,宫父狠狠的一拍桌子,愤怒的叫骂道。

铁青的面色更是怒火直冒,大声喝道:“臭丫头人呢,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居然还不见人影,赶紧给我叫来!”

“老爷,你先消消气,思雨肯定是被人陷害的,你先别气,注意着身体!”

宫母脸上也是一脸的忧心,想到自己的宝贝大女儿居然被害成这样,心底也很不是滋味。

“胆敢陷害我宫家,这笔账我不会就这么轻易算了的!”

宫家以前刚刚起步的时候也是混过黑的,后来才慢慢洗白,创立了宫氏集团,就算是如此,宫家在黑道上依然有着不低的势力。

“爸爸,我知道是谁陷害我的,肯定是她!”

宫思雨原本还打扮好了打算出门找凯哥哥吃饭,可是还没出门就被佣人叫了过来。

了解了情况后更是面色难看至极,凶狠狰狞的眸底满是对沐景颜的怨恨。

居然胆敢陷害她。

这些照片明明被她好好的藏起来了,而且还是在自己电脑上足足加了三道秘钥,宫思雨怎么可能会有的。

“啪——”

宫思雨一出现,宫父便伸手就是一巴掌在宫思雨的脸上留下五个分明的手指印。

 

“哎呀,老爷,你这是干什么,就算是思雨做错了什么,您也不能打她啊!”宫母一见宝贝女儿被打,顿时急了。

“爸爸,你消消气,姐姐肯定是被人陷害的,你消消气!”一旁的宫思茜也不由上前劝慰道。

“哼,陷害,真要没这个事情,能够被有心人陷害成这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这些东西都是怎么回事!”

宫父一把将报纸狠狠的拍在桌子上。巨大的版面上赫然就是宫思雨和陌生男子果露相对的画面,特别
是宫思雨那妖媚蛊惑的娇媚模样一览无余。

见父亲是真的生气,宫思雨不得不将所有的事情全部坦白。

其实这件事情就连宫思雨自己都很是纳闷沐景颜是怎么拿到这些照片的。

这些照片在她的电脑中已经有大半年了,那是因为有一次她和凯哥哥大吵了一架,她一生气就独自去了夜店喝酒。

没想到那一晚被人下了药,等到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自己和身旁的男人都是光着身子的,原本以为这事情就这么算了。

可是那男人居然偷偷的拍下了她和那个男人上床的照片,还发到她的邮箱勒索。

她不得已只能花钱赎回那些照片,然后将那些照片放在了电脑里,加了几层密。

之后就连她自己都几乎忘了这个事情,只是她更加不明白,这些照片都是怎么流出去的。

莫非是那个男人?

“那你说知道是谁干的,这个人是谁,是谁居然胆敢和我宫家作对?”宫父面色铁青,冷冷的质问道。

“是沐景颜,就是她,昨天的订婚宴她过来了。

还当着我和凯哥哥的面威胁我们,说会报复我们,这一定就是她报复我们的第一步,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宫思雨恶狠狠的声音从喉咙底喊出,带着满满的怒火。

该死的沐景颜居然将她给毁了,她好不容易在众人面前的完美形象就这么被一夜之间给毁了,她不甘心,还有凯哥哥。

一知道这件事,她就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过去给凯哥哥,可是无论是秦家还是凯哥哥的私人电话都一律没人接,这不得不让宫思雨心慌不已。

莫不是凯哥哥嫌弃自己了,

可是那一晚她可以发誓真的是因为心情不好喝了酒被人下了药,并不是她愿意的。

她也不想自己的第一次给的不是自己深爱的凯哥哥而是一个陌生人,可是这一切都发生了能怎么办。

她原本还打算着到时候将凯哥哥灌醉,然后就算是上了床只要她在床单上滴上几滴鲜血。

第二天醒来照样不会有人发现她不是处,可这所有的一切都被沐景颜那个该死的女人给毁了,她恨她,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沐景颜?”宫父只觉得这个名字好熟悉,好像是在哪里听说过。

想了片刻才终于记了起来,那不就是当初被自己送进精神病院的那个沐景颜吗?

莫非是她逃出来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还得了,这沐景颜的举动一看就是朝着宫家在疯狂报复。

这一个小小的丑闻头条都让宫氏集团的股票开始飘忽不稳定了,这要是再来几个报复,那宫家还得了!

不行,他必须要想办法将那个沐景颜给处置了!

“你等会儿备份厚礼随我去秦家,好好和秦家还有云凯解释清楚这件事情,就将一切的责任推托到别人身上。

就说是宫家的死对头,利用合成照片衬着秦宫两家联姻,想要让宫家股票大跌。

反正报纸杂志上的照片是真是假他们也查不清楚,就算是真的也要说成是被有心人合成的!”

宫父毕竟是在商场上厮混了多年的,对于尔虞我诈的这套最是清楚。

“是,爸,我明白了,那沐景颜怎么办?”

宫思雨最担心的还是沐景颜,会疯狂的报复。

并不是她怕了,毕竟她堂堂京都宫家大小姐何惧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平民丫头,可是她最害怕的是她会再一次抢走凯哥哥。

“哼,区区一个臭丫头,我能够将她送进精神病院一次,自然能够将她送进去第二次,这一次我倒要看看她还怎么逃得出来!”

宫父一脸狰狞的冷笑,扭曲的面色依旧铁青一片,露出诡异的笑容,看的人心慌。

听到宫父的话,宫思雨面上的神色却是无端的好了几分,松了一口气。

只要有爸爸出马,那么沐景颜就一定逃不了。

到时候她一定会亲自去精神病院慰问慰问她,让她知道知道她宫思雨不是她得罪的起的,凯哥哥也不是她能够肖想的。

“爸爸,你也给我出出主意吧,听说墨哥哥回来了,容叔叔可是打算将何家大小姐嫁给墨哥哥,我不要嘛,我想要嫁给墨

小说文学

哥哥,爸爸!”

一旁的宫思茜见宫父解决了姐姐的事情,便也闹腾起来。

“哦?你确定容峰要将何家的大小姐嫁给自己儿子?”宫父听到小女儿的话,面色不由的一沉,问道。

“真的,这在上流圈子不少人都知道了,听说是趁着墨哥哥不在京都这几天定下的,容叔叔和何家一直都在商量着两家订婚的日子呢。

爸,你一定要帮帮我,墨哥哥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他是我的,就算是何家大小姐也不能抢走我的墨哥哥!”

这几日宫思茜可谓是为了这件事情给伤神不已。

她从小就喜欢容墨,从小到大一直都盼望着有一天能够嫁给墨哥哥。

成为他的新娘,她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可是现在墨哥哥就要娶别人了,她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

宫父听了小女儿的话,也是一惊。

这段时间忙于大女儿的订婚宴,还真是没有留意容家和何家的婚事。

这要是何家真的和容家联姻了,这岂不是他们宫家的一大损失。

这容墨是什么样的人他可是清清楚楚,年纪轻轻就已经执掌容氏帝国,更是将容氏帝国带领到了新的巅峰。

而容氏作为京都最古老的

小说文学

豪门之首,自然是底蕴雄厚,不是他们这些小家族能够比拟的。

倘若能够和容家攀上关系,他自然也是乐见其成的。

既然小女儿喜欢,倒是可以试一试,反正那容墨和何家大小姐还没有正式订婚,任何事情不都有一个变数吗。

只要使个小计,让容墨和小女儿生米煮成熟饭,他就不信这容家还能够不娶他宫家的女儿。

如此一想,宫父面色微微柔和,一脸宠溺的对着哭泣的小女儿安慰道。

“好啦好啦,别再哭了,这么大的人了也不怕丢人,不就是容墨吗,这件事情交给爸爸,你只要听爸爸的话就好了。

那容墨本就是个性情冷淡的主,只要到时候你们之间有了关系,那容峰就算是想要和何家联姻也联不成了!”

 

“真的吗,太好了,谢谢爸爸,我就知道爸爸最好了!”一想到自己还能够嫁给墨哥哥,宫思茜顿时破涕为笑。

“你这丫头,平日里也多修修性子,就算是以后嫁入了容家,成了容家的大少奶奶你这个性子也是不行的!”

宫父忍不住叮嘱道,对于小女儿还是有着很高的期望的。

毕竟容家富可敌国,权势滔天,倘若真成了亲家,那么他们宫家到时候也会水涨船高的。

“放心吧爸爸,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到时候我一定让墨哥哥死心塌地的爱上我!”

宫思茜得意一笑,美眸中满是志在必得的光芒。

“那就好!”宫父满意的点了点头,很是宽慰。

……

龙轩豪庭别墅内,沐景颜正拿着早上的一份娱乐报纸看着,唇角微勾,露出几分冰冷的讥笑。

不知道此刻的宫思雨和秦云凯看到这个新闻会是如何的表情,不过就算是她看不到也能够猜到一二。

手中的电话适时的响起,刚接起电话,电话那端叶初夏咋咋呼呼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沐景颜,你给我好好解释解释,今天报纸杂志上的八卦新文是不是你的手笔?”

听到叶初夏质问的声音,沐景颜也不生气。

放下手中的报纸走到床边,勾起淡淡的浅笑:“就知道瞒不过你,不错,是我的手笔,怎么样?”

“哈哈,简直干的太爽了,那叫

一个痛快啊,来来,出来陪姐姐坐会儿,姐姐心情好!”

叶初夏豪爽的大笑声传来,那魔性的笑声就连向来清冷的沐景颜都不由感染了几分。

“好,在哪里见面?”

“就八重天吧,今天姐姐带你好好的痛痛快快喝一杯,哈哈!”

沐景颜挂了电话,看了看时间,低头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

正在犹豫着要不要给容墨打个电话,晚上陪初夏那个丫头喝酒肯定要晚点回来了。

正在犹豫不决间,手中的手机不由响了起来,正是容墨打来的电话。

“喂,我是沐景颜!”接起电话,沐景颜清冷的声音没有丝毫变化。

“沐沐,你在忙什么,有没有想我?”

电话那端传来容墨低沉浑厚的磁性嗓音,带着满满的宠溺和轻柔浅笑,听的沐景颜心口一块。

面色依旧清冷,双耳却是带着淡淡的绯红,沉吟半响:“没有!”

“真的不想我,嗯?”略带轻佻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蛊惑人心的邪肆勾人笑意,低沉暗哑,幽幽响起,似笑非笑。

沐景颜沉吟半响,咬了咬贝齿:“有一点!”

电话那头,听到沐景颜说有点想自己,容墨深邃幽暗的眸底顿时一亮,散发出幽幽的亮光,唇角勾起一抹惑人的笑,宠溺温柔无限。

“是吗,原来沐沐想老公了啊!”

容墨故意将老公这两个字咬的格外重音,果然,电话那端的沐景颜听到老公两个字,一张清冷的小脸轰的一下子就通红一片。

就算是容墨看不到,都能够在脑海中脑补出沐景颜一脸羞涩的可爱模样,简直恨不得现在就将她紧紧压在身下蹂躏一番。

“有事吗?”冷了冷声音,将脸上的那一股燥热散去。

“哦,就是晚上几个玩得好的兄弟聚餐,想介绍给你认识,你有什么安排吗?”

意义上,这也算是他第一次将她介绍给自己的兄弟朋友吧,容墨在心中想着。

“晚上?我约了朋友,恐怕不行,你们去吧!”

沐景颜皱了皱眉,有些纠结,她刚刚答应了初夏要陪她喝酒,容墨这边就只好推掉了。

“这样啊,那好吧,你晚上约的朋友是男是女?”

容墨听到自家小女人晚上已经有约了还是挺不高兴的。

如果要是男人的话,他不保证会不会现在就回家将那个女人给揪出来带在身边看着。

“女的!”沐景颜没多想,回道。

听到是女的,容墨总算是轻轻松了一口气,不过脸上的神色却依然不是很好。

哼,什么女的朋友居然能够让她撇下自己的老公不要。

自从有了沐景颜,容墨可是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将沐景颜带在身边,深怕被人给拐走了。

“那你晚上结束了就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容墨霸道的嘱咐道。

“不用这么麻烦,我自己回家就可以了!”沐景颜顺口说道。

陪那个疯丫头喝酒指不定要多晚呢,虽然自己的酒量属于一杯倒,不过那个疯丫头可是属于千杯不醉的。

“我坚持,乖,我先忙了,晚上我去接你!”容墨丝毫不给沐景颜拒绝的权利,霸道的说完便直接挂了电话。

夜晚,八重天第八层唯一的一间豪华包间内,几道尊贵优雅的身影慵懒而坐,浑身流露而出的气质无一不彰显着他们的尊贵身份和地位。

“我说容先生,说好的带媳妇过来给我们看看呢,不会是还没有搞定吧?”

一脸冷峻邪魅的男子带着几分揶揄的轻笑看着坐在对面的容墨道。

此人正是容墨从小到大的好友陆文晔,陆家乃是京都内军政界的一把手。

“不是吧,做了三十年的和尚突然开荤了就已经让本少爷够惊讶的了,居然还有女人看不上堂堂京都权势滔天,富可敌国的第一公子,这是逗本少爷玩呢!”

冷云迪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目光瞥向面容精致,尊贵慵懒,浑然天成的容墨。

只觉得这样的男人没有女人能够不喜欢,那女人肯定是玩欲擒故纵的把戏,谁让容墨经历的女人少,没经验呢。

要是他的话,保不准分分钟就拿下了,不过这倒是让他想到了那个沐景颜。

真不知道那个该死的女人躲到哪里去了,这都找了两天了居然连个人影都摸不着。

哼,但愿不要被他逮找了,要不然看他不狠狠的弄死她。

想到沐景颜那个女人从他手上逃脱的画面,冷云迪就不由的一脸愤怒和不爽,除了那个女人之外,还从来没有女人胆敢对他如此无礼。

想到那个女人,冷云迪的心底就越发的烦躁起来,就连整一张脸都变得有些阴鸷狠辣。

>>>>完整版在线阅读<<<<

赞一下
上一篇: 我被一群色老头强:老公问和前夫谁的大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