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www.fjkwj.com 飞剑客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9306浏览4156421本站已运行4322

坐腿上写作业顶弄满满:女朋友太紧根本进不去

苏雨晴心说:“那还不是你说了算。”

看来向东来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要是能帮他儿子把官司了了,他才肯帮忙。于是,苏雨晴说:“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去找法院的朋友问问。”

向东来笑呵呵说:“苏院长,真是太感谢了,我等你的消息。咱们得抓紧时间吃饭,快到上班的时间了。咱们当领导的,带头迟到可不是好事。”

苏雨晴点头,吃了早餐。陆军去结了账,向东来客气了一下,“我买单吧。”

陆军说:“向局

长,我已经交过钱了。我妹妹实验班的事,劳你多多费心。”

向东来一脸严肃地说:“你放心,这个事情我一定会尽全力。”

随后,陆军和苏雨晴来到市法院,苏雨晴的舅舅的同学姓包,叫包世荣。是法院执行庭的庭长,而且还是副院长,今年四十多岁,正是壮年。

苏雨晴进门微笑:“包叔叔,我来看你了。”

包世荣见是苏雨晴,“呵呵,是雨晴啊。快请坐。”

苏雨晴和陆军坐下。包世荣给二人各自倒了一杯水,“雨晴,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我这种地方,按理说你来不着的,你既然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苏雨晴拘束一笑,“包叔叔,那我就直接说了。我有个朋友,教育局的局长向东来。向东来的儿子超速行驶,撞死一个老头。这个事件你知道吧?”

一听是向东来的事,包世荣立刻把脸放下来,一脸严肃地说:“雨晴,这个事你不能管啊。为什么呢,我跟你直说吧。向东来得罪了人,得罪的谁?我们单位的。具体是谁,我不方便给你透露。现在,人家原告都同意赔钱,给肇事者减刑。可是,向东来的仇家,却挡着路不给办理。他还怂恿受害者家属把这件事情弄大。”

苏雨晴急问:“这样弄,看来向东

来儿子的官司,一点指望也没有了?”

包世荣说:“这个向局长,人确实非常精明,也是陈市长跟前的红人。可是,他为人办事有点太不地道了。在我们官场圈子里,名声不是很好。真正的朋友也不是很多。”

陆军插言:“包副院长,既然是这样,我们就不给你添麻烦了。”

包世荣叹口气说:“按理说,雨晴找上门来,我不能不管。可是这事真的挺难办。要想解决这个官司,我得抽出时间,把我们单位这几个跟向东来作对的同事一一说服了。可是,我这几天也忙的焦头烂额。最最主要的一件事,就是……”

说到这里,包世荣打了个愣神,想了想觉得苏雨晴也不是外人,又说:“雨晴,实不相瞒。过完年,我们卢院长要退居二线了。你知道这事吧?”

苏雨晴点头说:“我听说了。而且我还听说,上面准备从本单位提拔一名副手转正。而不是空降一个院长过来。包叔叔,你在法院威望那么高,一定很有希望上位吧?”

包世荣叹了口气说:“哎。按理说,我的资历,成绩,威望都没有问题的。关键是,上边有个条件,这是省里的红头文件。我们公检法系统的地方一把手,必须具备一个高级职称。而这个高级职称的判定方法,必须在市报上面发表一篇弘扬正气的正能量文章。”

包世荣说完,为难地拿起笔,敲了敲桌子,“你看看,我为这事都愁死了。不瞒你说,我这个人是个理科生出身,别的啥事都行,就是写文章不行。好容易托人帮我写了一篇自觉不错的文章。可是,市报主编告诉我,要是想在市报头版发表,必须陈市长亲自批准。哎,这个事真挠头。”

绕了一圈,还得找陈市长才能解决,陆军开口了,“包副院长,如果我帮你把文章发表了,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是这样的,我有个同学叫张宇哲,和邻居发生纠纷。他的邻居不说理,还把他告了。”

包世荣说:“这个张宇哲的案子,是归我管的。这个案子嘛,其实没那么复杂……”

包世荣没有直接说自己能办,但是言外之意就是,只要帮我发表了文章,这个案子一句话的事。陆军会意一笑,“包副院长,那么,你就等我的消息吧。”

从法院出来,苏雨晴说:“陆军,发表文章这个事,真的不好办。除非陈市长亲自点头。即便帮包叔叔把事办成了。也只能解决你同学邻居纠纷问题和同学妹妹上实验班的问题。你们班长他老婆调动工作的事,恐怕最难办啊。”

这这时候,苏雨晴的手机突然想起来,“苏院长,你快来吧。咱们院送来一位重伤员,因为车祸严重昏迷,眼看就有生命危险了。”

急诊室外,陈志恒和他的妻子,还有秘书,正在焦急的等待着,手术室的灯还亮着,看样子病人正在抢救中。

市长夫人满脸都是泪水,紧紧握着丈夫的手,“志恒,小鱼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陈市长重重叹口气,他就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是爱如掌上明珠。女儿什么都好,品貌兼优,唯独喜欢赛车,飙车。结果今天凌晨在一场赛车中出了车祸。目前在抢救室已经一个小时了,生死未卜!

看到苏雨晴来了,主治医生赶紧介绍:“陈市长,这是我们苏院长。”

市长夫人拉住苏雨晴的手,“苏院长,你一定要救救我女儿。”

苏雨晴说:“请你们放心,我们医院一定会全力抢救。”

苏雨晴换了衣服,马上进入急救室,本院的几位专家都在场,正在抢救陈鱼。陈鱼外伤不是很严重,唯独脑部受到了重击,导致昏迷不醒。

陆军因为身份问题,留在楼道里等候,因为他的身份是保安,陈市长和市长夫人谁也没有在意陆军的存在。

一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灭了,苏雨晴从里面走出来,陈志恒和市长夫人马上围过去,“苏院长,我女儿怎么样?”

苏雨晴摘下口罩,十分无奈地说:“陈市长,十分抱歉。你的女儿虽然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但是她的脑部因为受到了剧烈的撞击,因此产生了一块淤血,这块淤血所在的位置很难处理,如果进行手术,危险系数很大,如果不进行手术,她很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市长夫人一听,眼睛一黑,就欲摔倒。陈志恒赶紧扶住妻子,怒道,“什么?我女儿会变成植物人?

小说文学

你们是怎么搞的?你们第二人民医院,不是自称是本市最好的医院吗,你们拥有最好的脑内科医生,为什么不赶紧成立专家小组?无论花多少钱,你们赶紧给我女儿做手术,只要她安然无恙,我一定重谢!”

苏雨晴身后,那位脑内科专家双手一摊,无可奈何地说道:“陈市长

小说文学

,我非常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可是,我们也要为病人的安全着想,并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疗水平不行,更不是我们医务人员的业务不行,主要是你女儿大脑中的这块淤血处于脑神经密度最集中的地方,就算是把世界上最顶尖的医生组成团,这个手术的成功比例也只有百分之一。”

陈志恒一听,心中彻底凉了。女儿如果放弃抢救,固然可以活着,却是植物人。如果继续抢救,生还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一。昨天还欢蹦乱跳的女儿,眨眼就要变成一具活死尸,这个现实太残酷了。

这种刹那间的阴阳两隔,是每个人都不能接受的。市长夫人更是伤心地呜呜哭起来,眼看他们夫妻陷入绝境,陆军突然站出来说:“陈市长,我刚才听你们说了病人的情况。她不是外伤,而是脑部淤血所致,能不能让我看看病人?”

陈志恒诧异地看着陆军,“你……你能行?”

苏雨晴刚才都忙晕了头,因为病人是市长千金,所有的抢救组人员,都忘记了本院还有一位神医存在。那就是陆军!

陈市长奇怪地问:“你是什么人?”

陆军回答说:“我是医院的医生。”

陈市长一皱眉,“医生穿保安制服?你们搞什么鬼名堂?”

苏雨晴赶紧说:“陈市长,这位陆医生是神医啊!前不久,我们医院二十四名新生儿中毒,生命危在旦夕,就是陆医生拯救的。”

市长夫人顿时眼前一亮,“真的?那就请陆神医,快写给我女儿诊治。”

陈市长问:“年轻人,你真的有把握?”

陆军说:“把握不敢说。我需要先看病情。”

苏雨晴马上把陈鱼的头部片子给陆军看。陆军看完说:“这淤血,开颅手术绝对不行。危险系数太高。恕我直言,如果开颅手术的话,她必死无疑。”

陈市长急道:“那怎么治疗?”

陆军说:“为今之计,只能试着用内功疗法。不瞒陈市长,我是练武的。我们华夏武术博大精深,武入巅峰之后可以通神,化解疑难杂症更是不在话下。”

陈志恒点点头,女儿现在的伤势太严重。如开颅手术只有死路一条。如果放弃治疗保住她的性命,之后女儿会成为植物人,与其那样还不如让陆军试一试,或许会出现奇迹。

与其说,陈志恒相信陆军,倒不如说,他更相信华夏博大精深的武学。

武能通神,神通拯救天下,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市长夫人更是紧张得不得了,握住陆军的手说:“陆神医,我女儿就拜托你了。”

陆军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也没有把握,不过,他跟爷爷学功夫的时候,曾经记的爷爷亲手将一个滚落悬崖,摔得人事不省,重度昏迷的人救活了。那个人的症状,跟现在的陈鱼一个情况,脑部严重淤血。

爷爷救人,用的是洗髓经!

陆军不但跟爷爷学习了这一门神通,而且学得更精深。如要是,陆军已经是战神级高手,把武学练到了最巅峰。不过,他没有把握救活陈鱼,但是有有九成的把握保证治疗途中陈鱼不会猝死。

陈鱼有多少成康复的机会,只能看运气了。

因为拯救病人,需要陈志恒授权,不然的话,医院不敢承担责任。陈志恒同意了,带着陆军和妻子进了病房。

陆军看到床上躺着的陈鱼,这个女人年龄不大,只有二十岁左右,长得很美,天生丽质。皮肤白嫩,红润光泽。头发乌黑,正昏沉沉的睡着,没有一丝知觉。陆军走进了陈鱼,手指搭在了她的手腕上,开始切脉。

市长夫人焦急地问:“陆神医,我女儿现在什么情况,还有救吗?”

陆军没有回答,而是默默地试探着她的脉搏。看到陆军没有说话,陈志恒示意妻子不要扰乱陆军的思路,陆军拿着陈鱼的皓腕切脉良久,他的眼睛烁烁生光,他现在的境界,光明一片,通过洗髓经,陆军用神识感觉到陈鱼就好像是变成了透明的水晶,体内一切生机状态,纤毫毕现,全部呈现在他的感觉中。

大约三四分钟后,陆军终于放开陈鱼的手,陈志恒急忙问:“陆神医怎么样?我女儿还有救吗?”

陆军脸色严肃说:“陈市长,我现在需要安静,希望你能够帮我守住门口,在我发功期间,任何人不要进来打扰。”陆军说完,右手的手掌猛然拍了一下沉睡中陈鱼的脑门。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陈鱼居然诈尸一样坐了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陈志恒夫妇吓了全都叫出来。

他们哪里知道,陆军是使用了内功心法。陈志恒夫妇神色巨变后退了一步,陆军解释说:“你们不用怕,这只是关节神经的自然反应。陈市长,你们先出去等着吧,我需要安静和时间……”

苏雨晴带着陈市长夫妇出去,陆军等他们都出去之后,慢慢静下心来,让自己的心境空灵虚静一般,把手捏成胎儿形状,一声一声巨大心脏跳动声从手心里面传了出来,好像战鼓雷鸣。陆军将手掌平放到陈鱼的后背上。

陆军缓缓闭上眼睛,将全部内力全都凝聚到掌心,他的手在一瞬间突然变得鲜红,好像是所有的血都聚集到了手上,要流淌下来一样。现在陆军通过内力刺激心脏的手法,先让她的心脏强大起来,强大的心脏会加大体内鲜血的流动速度,冲开大脑内的淤血。

掌控她的心跳速度,已完成第一个步骤之后,陆军将陈鱼的身子轻轻放下,轻轻的把手按到了陈鱼的额头,按了几下,好像是按摩一样。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lt;<<<

赞一下
上一篇: 两个总裁在车里吃我奶:小东西真湿这才一根手指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