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www.fjkwj.com 飞剑客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5636浏览4736914本站已运行4625

男人免费观看插曲视频,王林与江什么关系

“陈森同学,这是你的药,拿好了。”

“谢谢医生。”

还没走出医院大门,我就迫不及待喝了一支口服液,节约得一滴不剩。连续几天相同的梦搅得我心神不宁,几乎一闭眼就能看见一片深红色,有时是一片波涛翻滚的血海,有时是一个在半空中翻滚的肉球。

可能是最近为了模型大赛而忙到深夜的缘故吧,不过总算结束了,我得了一等奖。很奇怪,我在一年前才发现自己有这方面的天赋,说真的,我都觉得自己成功得有些诡异。

虽说梦境是现实的投射,但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我和这场景有什么联系,只是心里隐隐作痛,让我感到害怕,就像是小孩子对黑暗的恐惧。

拐进小巷,一阵凉风吹过,我竖了竖衣领。这时,手机响了。过了八秒才接听,铃声是我新换的,还不熟悉。

“你好?”

“……”

“喂?”我再次问道。

“是我。”对方惜字如金,但我觉得她的声音格外甜美。

“……”这回该我沉默了。

“还记得我吗?陈森?还记得建南公路吗?”

“你是……”我心中一道生锈已经久的锁链突然碎裂,一扇连我自己都不记得的门轰然打开。

“柳莫然!”我条件反射般喊了出来,“我的天!我几乎听不出你的声音了!我真是……”

“没关系。”她毫不留情地打断我的话,我听出她的语气中带有一丝惊慌。

“你没事吧?”

“没事,不过,我现在想要见你,可以吗?”

“啊?”我被搞得一头雾水,“你在哪?”

“往前走,好,停。”

我停了下来,屋檐的阴影正好把我罩在里面,我不住地回头看,想知道那家伙到底躲在哪里。

“我就在你现在踩着的井盖下面。”

我立刻抽腿跳开,差点没把手机甩出去。

“喂?柳莫然!”我激动地把手机贴在耳朵上,但却听不到一点回音。对方已经挂了。我立刻回拨,但却发现那是我家座机的号码!

“哥哥?”

公车上玩两个处

“小木!刚才是谁打的电话?”

“什么?”即使听声音我也能想象出他皱着眉头挠头的样子。“没人啊,刚刚只有我一个人在啊。”

“把门窗锁好!我马上就回家!”

我所想起的不只是柳莫然,似乎还有什么东西从那扇门里冲出来了。那些东西令我感到不安。

我坐在电脑桌边,“咔嚓咔嚓”不停地按动鼠标左键,一张张照片在我眼前划过。基本上都是爸爸在沙漠拍的风景照,没有一张提到建南公路的老

seku

家。

我的脑子里一团乱麻。没有记错的话,今天下午我莫名其妙接到了柳莫然从我家里打来的电话……慢着,我们有十多年没见了吧,最后一次见面时我们似乎才刚上小学。

有一点很奇怪,我离开建南公路十年了,十年来,我几乎没有想到过那里,那条公路、那十几户人家,还有她。

现在,我记得非常清楚,当年的小姑娘很喜欢吓唬人。可是今天,我真的被她吓到了。一想到那个幽幽的井盖我就直冒冷汗。

我的手指停止了敲击,一张照片停在了我的眼前:两个小孩坐在一片草地上。我认出左边那个是我,右边的是柳莫然。我们开心地笑着,阳光洒下来,在屏幕外的我都觉得很舒服。

这是我的童年和童年玩伴。

 

不知为什么,这片草地让我想到梦里的草坪。我心里默默祈祷这不要是唯一一张关于建南老家的照片,然

文学

后敲击了鼠标。

令我惊讶的是,下一张照片和这张一模一样,仔细看,却发现光线暗了许多,就像一张时间是早晨,另一张是黄昏。

第三张,更暗了。不,不对,绝对不是同一张,不只是光线。连人物表情都不一样:两个孩子的嘴巴张大了不少,眼睛也瞪得大大的,好像被什么吓到了。我不免脊背发凉,因为他们的目光直射镜头,也同时直勾勾地看着我!

突然,电脑屏幕快速闪烁起来,一张张相似的照片快速闪过,就像是一部无声电影,但剧情却异常诡异。

坐在草地上的两个孩子没有任何肢体动作,但肌肉组织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皮肤腐烂,肌肉开始生蛆,慢慢露出了森森白骨,那四个深陷的眼窝仍然死死地盯着屏幕之外。

我吓得不知所措,只希望电脑不要突然关机,因为它是屋里唯一的光源。

图片越来越暗,似乎那里的时间已经到了午夜。突然,一片红色占据了我的视野:深红色的天空。

就是这里!曾经在我梦里显现的地方!

心脏就像一只兔子在喉管下方撞来撞去,我伸手去书柜上拿舒喘灵,赶紧往嘴里喷了两下。同时,在书柜上方的小镜子里看到了一张看似陌生的面孔。

我赶紧转身,看到她就站在我身后。

“陈森。”

我不敢说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但我听到的确实不是她的声音,而是无数个人同时说话而叠在一起的嘈杂声音,婴儿的哭泣声、老人的咳嗽声、小孩子的尖叫声、主妇的呵斥声重叠到一起,但我仍然能从其中分辨出自己的名字。

“十年了,你不想大家吗?”

我颤抖地拿起手边的茶杯,指向她(它?):“我不管你怎么进来的,立刻给我滚出去!”

“无礼的小子,我要宰了你!”

我记得这个声音,八号的那个叫什么罗的坏孩子!

“阿森,回来吧,这是你的家啊。”这是邻居刘奶奶。

“孩子,我们都很想你。”这是管理员周大爷。

电脑“咔嗒”一声关了机,我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隐约看见那个东西从背后伸出无数条手臂,摇摇摆摆朝我扑过来。

回来!回来!回来!……

那些声音在房间里回荡,就像几十个人的鬼魂在四处飘荡。在房间中央生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无数张鬼脸想要逃离漩涡,却被拉了回去,我发现自己也在不由自主向前靠近。

啪!

慌乱中,我的右手拍到了电灯开关,房间里一片光明,她(它)已不知所踪。

我仔细搜寻着房间里可能藏身的每一个角落,却什么也没发现。突然,弟弟的房间传来了一声尖叫。

我立刻赶了过去,在客厅与他撞了个正着。

“哥……我……那里……”

“什么?”

“我房间里有怪物!”

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让我一夜没合眼,好不容易把小木哄到学校去了,我才顶着浓浓的睡意去上早自习。

去学校要穿过一个花鸟鱼虫市场,老板们出摊真早啊,六点半天才蒙蒙亮,不少摊位已经开始营业了。

各样花卉已经摆出来了,我如同穿越原始森林一般,同时听着四面八方传来的鸟叫和其他不知名生物的叫声。(听说这个市场之前有卖蝎子蜘蛛的,是真的吗?)这也是我上学路上的一大乐趣。这条路我走过无数遍,哪个摊位在哪个方向我都烂熟于心,但这次不太对劲。

似乎有什么景物主动地往我的视野里闯,我之前并没有注意过它,那就是兔子。

市场里有五个摊位卖关于兔子东西,我从没在意过,而今天我似乎已经见到六次了。(兔子故意闯进我的视野)兔子?我以前是不是也有一只小兔子?

它叫卷毛,但它的毛是直的,别问我为什么这么叫,我就是想叫。

对,我曾有过一只小白兔,没错,我记得,后来我把它送给柳莫然了。

“要讲鬼故事了,女生害怕的话赶紧回家去吧。”

“不。”

一到讲鬼故事的时间,别的女孩都回去了,只有她仍然倔强地留了下来,我知道无论谁讲哪个故事都能把她吓得不轻,想让她回去,但她就是不走。

阿罗是个讲鬼故事的好手,他的故事一点也不可怕,但嗓音却很好地掩盖了这个致命的缺陷,他模仿尸体移动的声音和门外的脚步声都惟妙惟肖。我有时会带着卷毛去,连它也会被吓得一哆嗦。

柳莫然听这种故事简直就是受罪,一到“jump scare”时,她就不由自主地往我身边靠,让我的心跳快得不行,而且,我从没像那时一样把背挺得那么直。

阿罗每次讲完故事,旁边的小孩都面露惧色,装得一点也不像。阿罗是孩子们的老大,不给他捧场会挨揍的。

“陈森,我的故事可怕吗?”

“呃,气氛还可以,故事的话……一点也不可怕。”

我转身走了,留下呆滞的小伙伴们和怒气冲冲的阿罗。

“无礼的小子!回来!我来教你怎么效忠你罗老大!”

事后柳莫然问我,我为什么要和阿罗对着干。

“因为我有资本啊。”我说,“我的故事可以把他吓哭。”

“真的吗?”

“当然,你要听听吗?”

“不要。”她把头扭过去很快又扭回来,“那个……我听,卷毛可以给我抱一会吗?”她说抱着卷毛就不会很害怕了。

“好。”

“启哥,你在听吗?”我转头看马焱,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手中花式旋转的中性笔上,如果愿意,他可以转一节课。

“当然在。”他看都没看我,同桌就是这么给面子。

“听着,”他说,“现实中不可能出现深红的天空,之所以你能梦见它,是因为你在哪部电影里见过,《星球大战》之类的科幻电影里很常见。发烫的大地在科教频道的《白垩纪》纪录片中绝对提到过,你很喜欢这类的影视作品吧?我还有什么遗漏吗?”

“还有‘伙伴’,消失的伙伴。”不愧是喜欢心理学的启哥,我想,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他(女人啊,你们到底想要什么)可能已经翻烂了。

“那不算,所谓‘伙伴’根本没从你的梦里出现过……”

“不,虽然没有出现,但我能清楚地感觉到,当时的心情(焦虑孤独)我现在都记得!”

“末日景象下想到的人,那个‘伙伴’一定对你很重要吧?”

“我的童年伙伴,一个……女孩。”我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大概吧。”

“梦到你朋友有啥奇怪的?”

“可是那之前十年我甚至没有想起过她!仿佛她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一股莫名的伤感漫上我的心头。

转动的笔突然停了下来,启哥转身看着我,表情渐渐变得严肃。

“你是被迫的,对吗?你被迫失忆,但你不想忘记她。”

“嘿!陈森,坐这来!”

我端着餐盘坐到老谭和董磊对面,难得我们三人同时来食堂吃晚饭。

“你们说,一个人将近十年没有想到的一件事却在梦里频繁出现,这是为什么?”我问道。

“可能是因为对你来说不重要吧。”董磊咽下一大口白菜说。

“老天!我连自己的老家都觉得不重要吗?”

“你老家在哪?”董磊问。

“建南公路。”

“就是几年前被毁的那个?啊……对不起。”

“什么?”我差点被噎着,“什么叫毁了?”

“九年前吧……还是十年前,建南公路附近的矿洞发生毒气泄漏,几十户人家一夜之间……你竟然不知道?”他们俩看起来比我还惊讶。

“别想了,就是创叶公司的那帮傻瓜干的。因为开采不当才发生了泄漏。”老谭说着把一块鸡排往嘴里送。“不过,你能逃离那场灾难真是太好了,换做谁都不愿回忆起它吧?(你是被迫的)”

“愣着干嘛?快吃啊!”老谭说。

我轻轻地笑了一声,轻松了不少。(你被迫失忆)

(但你)

(不想忘记她)

“快了,你们先去吧,晚上一起自习啊。”

“好嘞。”

夜里,我犹豫了半天,不知道该不该关灯睡觉,我怕那东西会在黑暗中窥望,就像一只肉食动物等待时机。似乎一关灯,她(它)就会出现在我眼前,那背后的多余手臂会瞬间将我撕成碎块。

难以置信,我们全家搬离建南公路的下一个月就发生了事故,而我却闻所未闻?就像建南公路、柳莫然根本没有存在过。

我向爸妈打听情况,他们似乎并不想说什么,但我从电话里依然能听出他们倒抽了一口冷气。当我说道最近发生的“灵异事件”时,爸妈不但表示

红杏交友网

一无所知,反而警告我不要打游戏到太晚影响休息。

只有我和小木吗?

寂静的夜晚,我突然很想在学校住宿的小木,一想到家里只有我一人面对那个玩意儿就毛骨悚然。

今天晚上,我忘了吃药。

夜越来越深,我渐渐进入睡眠,进入梦境。梦到的不再是深红的天空,而是柳莫然,我的童年玩伴。

雪白的纸片漫天飞舞,散落在青青草地上,我们盯着一地碎纸片,视野变得朦胧了。

“嘿!快来看啊!这就是他们的‘杰作’!“

我跳起来想去抓他手里的模型,却被他一脚踹倒。

“去你的!”

那白纸粘合成的模型被撕成了碎片。

“不!”柳莫然绝望地喊了出来,那声音让我的心脏几乎裂开了,我现在只想杀了眼前这个大高个。

“你就是个混球!阿罗!”我朝他扑过去,却被轻松地拎起来,又重重地摔在地上。

我的额头磕到一块石头上,开始流血。

柳莫然想要扶我起来,但被阿罗抓个正着。

“你放开她!”

“凭什么?”他朝我咧嘴一笑,“有本事就来打掉我的牙!来啊!”

“我

文学

告诉你,你们的模型烂透了!连掺假的猪饲料都不如!”

他丢下我们走了,同时留下了一地碎纸片。

我听见柳莫然在抽泣,我想安慰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那个……我们会有一个更好的……”

我没法说些什么,只是轻轻抓起她的手,把一块包着糯米纸的杏仁糖放进她的手心里。对,我能安慰她的,只有一块杏仁糖。

半夜的凉风惊醒了我,我起身时摸到了枕头。那里湿乎乎的,就像我哭了一整夜。

灯一直亮着。

现在想到那个怪物,我不觉得可怕,反而觉得伤心。那绝对不会是柳莫然,她不会伤害我,她不会这么做的。如果是真的,我宁愿相信她没有存在过。

我关上灯,坐在床上。黑暗在我四周围绕着,我第一次觉得这个房间很大,十年来第一次感到孤独。

一个人影在我门口晃悠,对面楼的灯光照出了它。

‘’我是柳莫然。‘’

没有了嘈杂声,她的声音听起来越发甜美了。

她来到我的床边,我转过头看到了她清秀的脸,很美。虽然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什么,我的心脏还是忍不住砰砰直跳。

"我感觉很累,可以在你床边坐一会吗?"

我鼓起勇气往旁边挪了挪,空出一些位置,她便在我身边坐下来。

"陈森,我要去做一件很可怕的事......"

"......"我依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不去做,他们就会杀了你......别怪他们,所有人死的时候都很痛苦。我感到自己不能呼吸了,身体像灌了铅一样沉重,肺部就像有一团火在燃烧。我快死了,这时,想到了你,你会说什么呢?'别担心,我们会有一个更好的。'"

她哭了起来。

我不记得是我去搂她的肩膀还是她靠进了我的怀里。我能隔着她的肋骨感受着微弱的心跳。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怀里散落着一具骸骨。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现在的我,连一块杏仁糖都没有。

八   创叶集团总部大楼夜间起火,抢救工作仍在进行,起火原因未名。

我看着复印店里的电视新闻报道,神情有些恍惚。

我想把电脑里那唯一一张关于建南公路的照片打印下来。

可无论怎么打印,出来的照片上永远只有我一人,身边的草地空空如也。唯一不变的是晨曦下的那片湛蓝天空。

"你安全了。我的好朋友,虽然希望你不要忘了我,但是,如果你会想念我,还是当做我没有存在过吧。"

赞一下
上一篇: 两颗硕大饱满的乳球:女人本色完整版高清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