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www.fjkwj.com 飞剑客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4152浏览4720880本站已运行460

他抬高她的腰撞到最深处:你的东西比老公大得多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十岁,或难珍贵。你还记得十七岁的你是怎么渡过的吗?如果有人问起我,我的十七岁是怎样的。我大概会低头思考五秒钟,然后再慢慢告诉他(她)。

  十七岁的那一年,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转折点。如果这一年按我的计划进行下来的话,或许我现在又是另一个人生,可是世事哪里有那么多如果但是,也不可能重来,只能默默地承受接受为你“准备”的每一件事情,慢慢推着你改变的每一个变化

  我还记得那时还没满十七岁,初中毕业。我满怀着希望等待着高中录取通知书。因为查询过往年的录取分数,又对比了自己的中考成绩,我满满地觉得自己一定可以被录取!谁知道等了很久,打电话去高中部问的时候,被老师委婉地告知没被录取。这是我十七岁时第一件伤心事。没被录取也没关系,可以选择中专,读我自己喜欢的英语专业。我那年想的是,我想要自己独立一点,所以报考了住宿学校。那一年暑假,我催促爸爸让他和我先去学校报到,老师说了,没有提前报到,学位没法保证。但是爸爸不以为然,因为在他眼里,这些学校只要有钱都是可以进的。是的我的爸爸从来不管我的学业。暑假期间,我哥得了盲肠炎需要手术。爸爸把给我攒的学费都拿去给哥哥手术费去了,我心疼我哥的同时,也默默地想着我的学习,这下完了……可是爸爸说了,不怕的,学校认钱不认人的。然后接近开学了,妈妈帮我收拾行李,爸爸就带着我坐上去往学校的公交车。因为那个时候,从未离开父母,没有出过远门,所以一路上都在认路。爸爸这一路上也和我说了很多。

  到了学校,我把录取通知书给教务处老师,老师说,你的学位已经被早来的学生拿了。今年特别多人来报读,所以没有办法了。我听到这番话,整个人都懵了。爸爸不是说过只要交钱就可以来吗?何况我是真心喜欢这个专业的。我爸可能看出我很失望吧,在教务处求了老师很久,真的是很诚恳语气,我是第一次看见我爸这个样子。后来有个男老师在他后面撞了他一下,也没有道歉,我爸虽然急性子但是那一刻他竟然也没有发脾气。低着头写着自己的联系方式,为了明年可以通知我过来读……那一刻我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不让它留下来,因为我怕丢人……后来回来的路上,我一句话也没有说,低着头看路。爸爸时不时地看看我,叹叹气。他说,他从来没有看过我这个样子,还安慰我说,今年读不了,大不了明年再读。我抬头大声对他说,那我今年干什么?那个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信息也没有那么容易获得。所以我所了解的事情并没有很多,很容易产生焦虑情绪,而爸爸又不关心我的学业,只有在交学费的时候才能看到他的积极。可能在他的眼里,他只是把我的学费当作是任务来看待吧。我把在回家路上买了一瓶珠江啤酒,大口大口地灌着。我知道那个时候的他经常说身体不舒服,叫了好多次让他去医院看医生他都没有去他。

  过了一段时间,我决定了和哥哥读同一所中专。第一学期过去了,很不习惯。但是只能去适应。有一天,姑姑打电话给妈妈说爸爸在外面工作的时候晕倒了,他的员工把他送医院了。我们来到医院,医生第一时间把我们叫到办公室,给了一份病危通知书我们,告知我爸是肺癌晚期。这是什么消息,是搞错了吗?

  一年后寒假,爸爸去世了。医生说,一般癌症晚期患者不会超过三个月,但是我爸能挺过一年,可想而知他当时相信自己能治好的信念是多么强烈。但是我也很心疼他被痛苦折磨了那么久。那一段时间,我还看到爸爸哭了。十七年来,第一次看到爸爸哭……我的心特别沉重,特别痛。

  那个时候,学业不是自己喜欢的,爸爸的突然离开,都深深地扎进我的心里,久久无法释怀。我甚至在爸爸离开后的五年,都不敢和身边的任何人说。因为在我的心里,我认为每个孩子,都应该是有爸爸妈妈才完整的。我不能接受自己不完整,所以我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这是十七岁的我,经历的第二次伤心事。

  我不敢说别人的十七岁过得比我好,但是我的十七岁却是为数不多的过的比别人承受得多。现在想起来这些事,写着这篇文章,我还是忍不住一边流眼泪一边写完。这是我心里的一个疤,它无法痊愈,即使我已经能接受这个事实。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十岁,或难珍贵。你还记得十七岁的你是怎么渡过的吗?如果有人问起我,我的十七岁是怎样的。我大概会低头思考五秒钟,然后再慢慢告诉他(她)。

  十七岁的那一年,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转折点。如果这一年按我的计划进行下来的话,或许我现在又是另一个人生,可是世事哪里有那么多如果但是,也不可能重来,只能默默地承受接受为你“准备”的每一件事情,慢慢推着你改变的每一个变化

  我还记得那时还没满十七岁,初中毕业。我满怀着希望等待着高中录取通知书。因为查询过往年的录取分数,又对比了自己的中考成绩,我满满地觉得自己一定可以被录取!谁知道等了很久,打电话去高中部问的时候,被老师委婉地告知没被录取。这是我十七岁时第一件伤心事。没被录取也没关系,可以选择中专,读我自己喜欢的英语专业。我那年想的是,我想要自己独立一点,所以报考了

住宿学校。那一年暑假,我催促爸爸让他和我先去学校报到,老师说了,没有提前报到,学位没法保证。但是爸爸不以为然,因为在他眼里,这些学校只要有钱都是可以进的。是的我的爸爸从来不管我的学业。暑假期间,我哥得了盲肠炎需要手术。爸爸把给我攒的学费都拿去给哥哥手术费去了,我心疼我哥的同时,也默默地想着我的学习,这下完了……可是爸爸说了,不怕的,学校认钱不认人的。然后接近开学了,妈妈帮我收拾行李,爸爸就带着我坐上去往学校的公交车。因为那个时候,从未离开父母,没有出过远门,所以一路上都在认路。爸爸这一路上也和我说了很多。

  到了学校,我把录取通知书给教务处老师,老师说,你的学位已经被早来的学生拿了。今年特别多人来报读,所以没有办法了。我听到这番话,整个人都懵了。爸爸不是说过只要交钱就可以来吗?何况我是真心

喜欢这个专业的。我爸可能看出我很失望吧,在教务处求了老师很久,真的是很诚恳语气,我是第一次看见我爸这个样子。后来有个男老师在他后面撞了他一下,也没有道歉,我爸虽然急性子但是那一刻他竟然也没有发脾气。低着头写着自己的联系方式,为了明年可以通知我过来读……那一刻我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不让它留下来,因为我怕丢人……后来回来的路上,我一句话也没有说,低着头看路。爸爸时不时地看看我,叹叹气。他说,他从来没有看过我这个样子,还安慰我说,今年读不了,大不了明年再读。我抬头大声对他说,那我今年干什么?那个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信息也没有那么容易获得。所以我所了解的事情并没有很多,很容易产生焦虑情绪,而爸爸又不关心我的学业,只有在交学费的时候才能看到他的积极。可能在他的眼里,他只是把我的学费当作是任务来看待吧。我把在回家路上买了一瓶珠江啤酒,大口大口地灌着。我知道那个时候的他经常说身体不舒服,叫了好多次让他去医院看医生他都没有去他。

  过了一段时间,我决定了和哥哥读同一所中专。第一学期过去了,很不习惯。但是只能去适应。有一天,姑姑打电话给妈妈说爸爸在外面工作的时候晕倒了,他的员工把他送医院了。我们来到医院,医生第一时间把我们叫到办公室,给了一份病危通知书我们,告知我爸是肺癌晚期。这是什么消息,是搞错了吗?

  一年后寒假,爸爸去世了。医生说,一般癌症晚期患者不会超过三个月,但是我爸能挺过一年,可想而知他当时相信自己能治好的信念是多么强烈。但是我也很心疼他被痛苦折磨了那么久。那一段时间,我还看到爸爸哭了。十七年来,第一次看到爸爸哭……我的心特别沉重,特别痛。

  那个时候,学业不是自己喜欢的,爸爸的突然离开,都深深地扎进我的心里,久久无法释怀。我甚至在爸爸离开后的五年,都不敢和身边的任何人说。因为在我的心里,我认为每个孩子,都应该是有爸爸妈妈才完整的。我不能接受自己不完整,所以我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这是十七岁的我,经历的第二次伤心事。

  我不敢说别人的十七岁过得比我好,但是我的十七岁却是为数不多的过的比别人承受得多。现在想起来这些事,写着这篇文章,我还是忍不住一边流眼泪一边写完。这是我心里的一个疤,它无法痊愈,即使我已经能接受这个事实。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十岁,或难珍贵。你还记得十七岁的你是怎么渡过的吗?如果有人问起我,我的十七岁是怎样的。我大概会低头思考五秒钟,然后再慢慢告诉他(她)。

  十七岁的那一年,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转折点。如果这一年按我的计划进行下来的话,或许我现在又是另一个人生,可是世事哪里有那么多如果但是,也不可能重来,只能默默地承受接受为你“准备”的每一件事情,慢慢推着你改变的每一个变化

  我还记得那时还没满十七岁,初中毕业。我满怀着希望等待着高中录取通知书。因为查询过往年的录取分数,又对比了自己的中考成绩,我满满地觉得自己一定可以被录取!谁知道等了很久,打电话去高中部问的时候,被老师委婉地告知没被录取。这是我

十七岁时第一件伤心事。没被录取也没关系,可以选择中专,读我自己喜欢的英语专业。我那年想的是,我想要自己独立一点,所以报考了住宿学校。那一年暑假,我催促爸爸让他和我先去学校报到,老师说了,没有提前报到,学位没法保证。但是爸爸不以为然,因为在他眼里,这些学校只要有钱都是可以进的。是的我的爸爸从来不管我的学业。暑假期间,我哥得了盲肠炎需要手术。爸爸把给我攒的学费都拿去给哥哥手术费去了,我心疼我哥的同时,也默默地想着我的学习,这下完了……可是爸爸说了,不怕的,学校认钱不认人的。然后接近开学了,妈妈帮我收拾行李,爸爸就带着我坐上去往学校的公交车。因为那个时候,从未离开父母,没有出过远门,所以一路上都在认路。爸爸这一路上也和我说了很多。

  到了学校,我把录取通知书给教务处老师,老师说,你的学位已经被早来的学生拿了。今年特别多人来报读,所以没有办法了。我听到这番话,整个人都懵了。爸爸不是说过只要交钱就可以来吗?何况我是真心喜欢这个专业的。我爸可能看出我很失望吧,在教务处求了老师很久,真的是很诚恳语气,我是第一次看见我爸这个样子。后来有个男老师在他后面撞了他一下,也没有道歉,我爸虽然急性子但是那一刻他竟然也没有发脾气。低着头写着自己的联系方式,为了明年可以通知我过来读……那一刻我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不让它留下来,因为我怕丢人……后来回来的路上,我一句话也没有说,低着头看路。爸爸时不时地看看我,叹叹气。他说,他从来没有看过我这个样子,还安慰我说,今年读不了,大不了明年再读。我抬头大声对他说,那我今年干什么?那个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信息也没有那么容易获得。所以我所了解的事情并没有很多,很容易产生焦虑情绪,而爸爸又不关心我的学业,只有在交学费的时候才能看到他的积极。可能在他的眼里,他只是把我的学费当作是任务来看待吧。我把在回家路上买了一瓶珠江啤酒,大口大口地灌着。我知道那个时候的他经常说身体不舒服,叫了好多次让他去医院看医生他都没有去他。

  过了一段时间,我决定了和哥哥读同一所中专。第一学期过去了,很不习惯。但是只能去适应。有一天,姑姑打电话给妈妈说爸爸在外面工作的时候晕倒了,他的员工把他送医院了。我们来到医院,医生第一时间把我们叫到办公室,给了一份病危通知书我们,告知我爸是肺癌晚期。这是什么消息,是搞错了吗?

  一年后寒假,爸爸去世了。医生说,一般癌症晚期患者不会超过三个月,但是我爸能挺过一年,可想而知他当时相信自己能治好的信念是多么强烈。但是我也很心疼他被痛苦折磨了那么久。那一段时间,我还看到爸爸哭了。十七年来,第一次看到爸爸哭……我的心特别沉重,特别痛。

  那个时候,学业不是自己喜欢的,爸爸的突然离开,都深深地扎进我的心里,久久无法释怀。我甚至在爸爸离开后的五年,都不敢和身边的任何人说。因为在我的心里,我认为每个孩子,都应该是有爸爸妈妈才完整的。我不能接受自己不完整,所以我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这是十七岁的我,经历的第二次伤心事。

  我不敢说别人的十七岁过得比我好,但是我的十七岁却是为数不多的过的比别人承受得多。现在想起来这些事,写着这篇文章,我还是忍不住一边流眼泪一边写完。这是我心里的一个疤,它无法痊愈,即使我已经能接受这个事实。


赞一下
上一篇: 随着车的晃动一进一出:朋友的尤物人妻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