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www.fjkwj.com 飞剑客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2926浏览4560838本站已运行4515

与儿子睡觉一下子项进去了: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啥?新来的那只有凝气一重的实习弟子要挑战赵龙?”

“那小子胆儿够肥啊!”

叶辰挑战地阳峰赵龙的事情传开,在恒岳宗外门瞬间掀起了轩然大波,以至于清晨跑出来吸收日月精华的弟子,全都跑向着一个方位汇聚而去。

远远看去,那是一座战台,四周围满了弟子。

此战台名为风云台,乃是恒岳宗专供弟子切磋、解决私怨的地方,历年来,因上风云台干架而缺胳膊少腿的弟子,不上一千,也有八百了。

此刻,叶辰背负着天阙,俨然伫立在风云台上,身形笔直挺拔,于风云变幻中巍然不动,像是一座永远也不会倒塌的丰碑。

“那就是叶辰?我恒岳宗新进的实习弟子?”

风云台下,议论声此起彼伏,多是对着叶辰指指点点的,但谈到叶辰的年纪和修为,也都露出了不屑的目光。

“听说外门三大主峰的首座都不想收他为徒,这才做了一个实习弟子。”

“难不成他想借挑战赵龙,从而引起三大主峰的注意、好收他做徒弟?”

“八成是。”

对于四周的议论,叶辰充耳不闻,袖中的拳头握的泛白,早已遏制不住的杀机让他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

“赵龙来了。”伴随着一道声音传来,他豁然回首,看向人群尽头。

那里,十几个身穿华丽道袍的地阳峰弟子,拥簇着赵龙而来,各个趾高气扬、骄纵蛮横,以至于在场弟子都不敢招惹,纷纷为其让出了一条道路。

“赵龙师兄好。”

“见过赵龙师兄。”

一路,两侧的弟子都拱手俯身,话语中满是不言而喻的恭维。

嗯!

赵龙一副师兄派头儿,倒背着双手,目不斜视,神色淡漠,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这厮是一个修为高深的前辈呢?

万众瞩目之下,赵龙来到了风云台下,不屑的瞥了一眼叶辰,戏虐道,“叶辰,我不去找你,你倒来找我,是嫌活的太久吗?”

“上台。”对于赵龙的不屑和戏虐,叶辰开口也只吐露了这两个字。

“你什么东西,也敢这么对赵师兄说话?”不待赵龙说话,他身后一个前来助阵的地阳峰弟子已经破口呵斥了一声,“凭你也需要赵师兄亲自出手?”

说着,那名弟子就要冲上战台,却被赵龙拦住了。

“既然叶师弟挑战的是我,去切磋几招又何妨,我们地阳峰向来公正,也不能坏了风云台的规矩不是?”

幽幽话语响起,赵龙已经一甩衣袍,脚尖点地,如风一般,飘然落在了战台之上,飘逸洒脱的身法,惹来了台下成片女弟子的尖叫。

闻声,赵龙又倒背起双手。

他好似很享受下方恭维又敬畏的目光,让他飘飘然的直欲飞升。

嗡!

对面,叶辰已经抽出了天阙,那剑庞大厚重,划破了空气,传出了嗡鸣之声。

“来吧!”铿锵的话语掷地有声,叶辰已经做好了大战的准备了。

“莫急。”玩味的瞥了一眼叶辰,赵龙嘴角掀起了戏虐的笑容,“风云台自古切磋都有彩头,叶辰师弟就不想跟我赌点什么吗?”

微微一皱眉,叶辰瞬间看破了赵龙话语的意思,这是要从他这里赢走点什么啊!

风云台上,对决的双方皆可立下赌约、定下赌注,赢的一方可以拿走所有赌注,这赌注或是灵石、或是灵液丹药、亦或者是功法玄术,只要双方同意,任何能想到的东西都可以拿来赌。

在正阳宗时,叶辰也不止一次的上过风云台,对这里面的规矩,明白的很。

“赌什么。”叶辰话语平淡,不带任何情感。

“谁若输了,就给对方当一辈子的下人。”赵龙幽幽一笑,眼中还有一丝狡黠之光闪过。

“这赌注也未免太……。”下方瞬间一片哗然,“一辈子的下人,那跟卖身契没啥两样了,叶辰这次可玩儿大发了。”

“叶师弟,你看可好?”赵龙饶有兴趣去的看着叶辰,下巴抬得高高的,满是挑衅意味。

万众瞩目之下,叶辰嘴角闪过一抹冷笑,“赵师兄想

小说文学

赌,我们莫不如赌大一点儿。”

哦?

赵龙眉毛一掀,戏虐一笑,“但不知叶师弟想赌什么。”

“赌.命。”

嘶!

闻言,下方尽是倒吸冷气的声音。

这是多大的仇恨哪!这是要不死不休啊!

在这风云台上见血是很正常的,但赌命,可是从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恐怕所有人都未曾预料到叶辰会来这么一出,一个凝气一重的实习弟子,要跟一个凝气六重天的弟子赌命,这是疯了还是脑子进水了。

对面,赵龙的眼睛已经微眯了起来。

他以为,他所立下的赌注就已经够大的了,不曾想叶辰还更疯狂,做下人犹有命在,但这赌命,可就不是闹着玩儿了,一招不慎,小命儿不在啊!

“小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冷冷一声,赵龙眼中满是阴狠,仅此两人说出的赌注,他赵龙在气势上就已经弱了叶辰一筹。

“怎么?怂了?”

“怂?”闻言,赵龙当场放声大笑,笑着笑着,笑声戛然而止,满眼尽是阴狠凶狞的看着叶辰,冷笑道,“我赌了,你这么想死,那可就怨不得我了。”

话未落,赵龙脚踩战台,如一阵疾风冲向叶辰,丹田真气奔涌而出,掌指之间有真气流窜,凌天一掌拍向叶辰的天灵盖。

嗡!

叶辰手臂挥动,天阙重剑抡出格挡。

磅!

赵龙一掌拍在了天阙之上,传出金属碰撞的声音,打得天阙嗡鸣颤动,但他也被天阙之上蕴含的力道震得闷哼后退,双手震得发麻。

“真是小看你了。

”一招被逼退,赵龙冷冷一声。

“小看我,你会死的很惨。”冰冷的声音携带着冰冷的杀气,叶辰已经抡动巨阙而来。

嗡!嗡!嗡!

很快,破伤风响声不绝于耳,沉重的天阙,撞击着空气嗡鸣而动,看的台下的人直咽口水,这天阙庞大厚重,这要是被砸一下,感觉可不咋样。

“这小子哪来这么大的力气。”

“凝气一重真气数量本就稀少,还要分出真气驾驭天阙,这样不仅耗损真气,就连速度也会被天阙的重量拖慢,叶辰选天阙,实属不智。”有眼界高明的弟子沉吟道,但对叶辰的做法,却是轻轻摇了摇头。

“不过一个凝气一重能在赵龙手中走过三招,这叶辰也算是有两下子。”

哐当!

清脆的响声打断了下方的议论声,五招未到,叶辰手中的天阙,就已经被赵龙打飞了出去。

至此,已经有有很多人唉声叹息了,也已经有很多人离场,这场无悬念的大战,除了赌注有些吓人,实在找不出任何出彩之处。

“我看你还有什么可以依仗。”赵龙冷喝,一步踏出,挥手甩出三道剑刃,而后他紧跟剑刃其后,气势汹涌,颇有要将叶辰一举打败的架势。

叶辰冷笑一声,没有了天阙重量的束缚,他浑身轻松了很多,被压制的鲜血流淌速度瞬间加快,沸腾的直欲燃烧起来,就连体内筋骨,也传来了咔吧声响。

战!

乍然一声大喝,叶辰后脚蹬地,如炮弹一般射了出去,在那三道剑刃即将刺入他身体的时候,他猛地跃身,如猿猴一般纵身而起,躲过了三道剑刃。

这便是兽心怒奥义中的猿纵。

叶辰轻松躲过那三道剑刃,让赵龙心头一愕,他可是紧跟三道剑刃的,叶辰已经越过他头顶,如此近距离,身体前倾的他,是很难转变身形的。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

“给我下去。”

只闻叶辰一声冷喝,他浑身力道和真气,全都汇聚在了右腿之上,结结实实的踹在了赵龙脸上。

砰!

脸庞受创,赵龙被一脚踹的趔趄。

“这..这…..。”下方观战的弟子双眼瞪得溜圆,台上那一招交锋时间太短,以至于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甚至都不知道赵龙怎么稀里糊涂就挨了一脚。

“叶辰,你该死。”战台上随即响起了赵龙的怒吼声。

只是,他刚刚稳住身形,叶辰已经迎面攻来。

“杀。”赵龙脸色狰狞的有些吓人,挥掌打出一道光色手印。

“破绽百出。”叶辰冷笑,兽心怒奥义虎扑施展,躲过了那一掌,瞬间杀到了赵龙身前。

“被我近身,注定是你的悲哀。”

冰冷的声音流窜在空气中,叶辰已经浑身鲜血急速流淌,浑身筋肉骨骼压抑的力量瞬间爆发,一拳砸在了赵龙胸口之上。

噗!

赵龙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叶辰的一拳,威力可不是想想那么简单。

“你竟然…..。”

“我竟然什么。”叶辰不给赵龙反应的时间,再次欺身杀上前来。

他似一头下山的猛兽,出手套路更是诡异直至,时而如猛虎、时而如凶猿、时而如雄狮、时而如苍狼,抓、拍、撕,手脚、膝盖、肩膀并用,身上每一个关节部位都是成了凶悍的兵器,打的赵龙是节节败退,身上拳印、掌印和脚印不断。

“这…这是什么打法。”台上一幕,看的台下观战的弟子一愣一愣的,叶辰的打法,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华丽的玄术呢?绚丽的招式呢?

全都没有,用的完全是最原始的搏斗之术,可偏偏就是最基本的搏斗之术,让赵龙一而再再而三的吃亏。

啊……!

此刻,战台上尽是赵龙的咆哮声。

不久前还不可一世、以师兄之高姿态自诩的他,此刻竟然落得如此狼狈,正面对决,他凝气六重天的修为,竟然会被一个凝气一重压着打。

吼!

随着一声狼的嘶吼,打断了下方的喧嚣,赵龙动用秘术了,他的拳头已经被一只虚幻狼头所包裹,出手之际,还有狼的嘶吼声。

“苍狼拳。”四周观战人眼中满是火热,好似见识过那赵龙那玄术的厉害,“没想到地阳峰首座,连这秘术也教给赵龙了。”

“死吧!”赵龙一脸狰狞,举拳打来。

奔雷掌!

只听一声冷喝,叶辰再次挥掌硬憾,掌指之间有雷电撕裂,威力更是刚猛又霸道。

砰!

拳掌交错间,传出砰的声响。

噗!

吐血声顿然而起,赵龙被打的踉跄后退。

“怎...怎么可能。”倒退间,赵龙一脸无法置信的看着叶辰,他清楚的感受到叶辰掌指之间蕴含的霸道力量,绝对不逊色于他。

苍狼拳,那可是地阳峰为数不多的秘术之一,以攻击强悍著称,以此秘术,他不知打败了多少外门弟子。

但如今,却被一个凝气一重的实习弟子从正面打破,这是他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他真的是凝气一重吗?

此刻,不止是赵龙,就连台下观战的弟子也都出现了一瞬的恍惚。

“这小子太怪异了。”台下惊异声此起彼伏,神色精彩的无以复加。

“怎么?还在打?”人群外,一群群人又扑了过来,不用说就是之前离场的人,此刻听到还未分出胜负,又都杀了回来,当看到生猛的叶辰时,那看的是一愣一愣的。

只是,他们哪里知道叶辰的底蕴有多深厚。

昔日,在正阳宗,凝气三重的他便与妖兽厮杀,凝气四重便与人元境干过架,多次的历练,实战能力强了赵龙太多。

此刻,叶辰拥有大容量的丹海,真气数量丝毫不逊色于赵龙,炼体后强大的肉身比之赵龙有过之而无不及,以及那近身搏杀之霸道兽心怒,所以这场决斗,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赵龙会惨败。

啊…..。

满场尽是赵龙怒吼声,但任他如何怒,却依旧被叶辰死死的压制着。

“结束了。”随着叶辰一声大吼,他一步踏下,跃身而起,那凶悍霸道的天阙被他举过了头顶,整个一个力劈华山的姿势,招式干脆利落,没有一丝华丽可言。

嗡!

厚重的天阙,撞得空气嗡鸣一震。

见状,赵龙谈然色变,慌忙举起金剑格挡,滚滚的真气灌输其中。

哐当!

叶辰一剑劈在了那灵剑之上。

砰!

上一刻还在站立的赵

龙,被这一剑砸的半跪在了地上,他甚至还能听到自己手臂骨断裂的声音。

噗!

随即,一口鲜血从赵龙口中喷了出来。

静,出奇的静。

不久前还喧腾的台下,而此时,只剩下呼吸声,台上的一幕,看的他们表情石化。

凝气五重天的赵龙,竟然被一个凝气一重的实习弟子一剑劈的跪在了地上。

“你输了。”

“这..这不可能。”赵龙咆哮一声,双腿颤抖的想要起身,却被叶辰握剑死死的压制着。

“你的命,可以了结了。”回应赵龙的,乃是叶辰冰冷的声音。

此刻,台下所有人都如梦方醒。

赌注,乃是各自的性命。

“这..这叶辰不会真的要杀赵龙吧,不能吧!赵龙可是地阳峰首座的弟子,这要是一剑劈下去,他也活不了。”

“不过我看叶辰的架势,可是要下杀手啊!”

“我是地阳峰的弟子,你敢杀我?”赵龙似是还未意识到此刻的形势,仰头狰狞的咆哮着。

什么赌注,什么赌命,在他眼中,都是笑话,他虽然输了,但不证明就要把命交出来,因为他有强有力的后台,这就是耍赖的资本。

“你敢杀赵师兄,师尊不会饶..饶了你的。”下方,正阳中那些个前来助阵的弟子纷纷大吼大叫,但慑于叶辰的实力,没有一个人敢上来。

“赌约在先,他必须死。”叶辰冷冷一声。

“这位师弟,切磋而已,得饶人处且绕人。”淡漠的声音响起,人群中有一女弟子瞥了一眼叶辰。

这女女弟子当真生的绝美,美眸灵澈,青丝如水波流淌,白色衣袂飘摇,真如一朵盛开的莲花,看的在场男弟子无不眼冒火热之光。

“人阳峰的苏心月。”

“她竟然来了,之前竟然没看到。”

叶辰侧首,凝视着那苏心月,“这位师姐,若是方才输的是我叶辰,你是否也会这样说。”

“你杀心太重,难成正果。”那苏心月神色依旧淡漠,虽立于人群,但却有高高在上的姿态,字里行间已经宣判了叶辰未来的路。

“师姐的意思,是让我放过他了?”叶辰嘴角浸着冷笑,压抑的怒,终究没有爆发出来。

这种怒,不仅是对赵龙残害张丰年他们,还有是对苏心月,因为她的气质跟姬凝霜真是太像太像了,都是高高在上的姿态,都是那种看似怜悯的虚情假意。

“我是想让你回归正途,莫要被…..。”

“你有亲人吗?”叶辰直接打断了苏心月的话语,一双充血的眼瞳死死盯着她,像是在质问。

话语被打断,苏心月俏眉微颦,更加不知道叶辰为何会问这样的问题。

“若是我将你的亲人吊起来打一天一夜,你会不会杀我。”叶辰像是质问,冷笑的看着苏心月,“若是你也会,就少给老子摆出这副怜悯众生的假姿态。”

“你…..。”当众被人这样呵斥,苏心月脸颊上瞬间蒙上了一层寒霜。

此刻,淡漠如她,胸脯也不由的剧烈起伏起来,她乃是人阳峰首座的弟子、恒岳宗的一朵鲜花,何曾受过这样的说教,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凝气一重的实习弟子。

台上,叶辰已经收回了目光,举起了萦绕真气的手掌。

这一掌若是劈下去,赵龙必死。

但,就在此时,一股强大的气势呼啸而来,瞬间出现在战台之上,化成了一个手握拂尘的人影。

这人,仔细一看,可不正是地阳峰首座葛洪吗?


赞一下
上一篇: 老师好爽好大好深快点:学长不可以好疼拔出去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