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www.fjkwj.com 飞剑客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5816浏览3439523本站已运行4112

短乱俗小说500篇:一人吃一个奶一人吃b

常年体会不到那种快乐的小娇正一脸满足的躺在老林的怀里,任由他粗糙的大手在身上肆意游走。小娇这才感觉自己像是重新活了过来。


这种感觉是任何言语都表达不出来的。


“小娇,做我的女人吧。”

 

老林一边说,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摸的怀里的小娇春心荡漾,娇喘连连。


他对自己这方面可是十分的自信,别说年轻的时候,就是现在也没几个男人能比的过他,和他睡过的女人就没有不留念他的道理。


“可是...”


小娇面色潮红,一脸朦胧的看着对自己上下其手的老林。


这刺激的感觉令小娇再次忍不住的轻吟起来。


当老林的手指碰到那里时,便开始用力将那里稍稍分开。


“哦......”


小娇感觉自己再次冲上云霄。


空气中充满了一种荷尔蒙的味道。


“哦......老林你真棒,这感觉真......”


小娇现在可谓意乱情迷。


“林叔,快......来......”


在这种持续刺激下,老林终于忍不住了,就像沉寂的火山突然爆发。


“小娇,你现在是不是浑身难受啊!”


“李哥,你快点啊,我难受死了。”小娇此时已经心痒难耐。


老林早就按耐不住了,那里感觉都要炸开一样,看到小娇张开的大白腿,身体还激烈的扭动着,老林就知道小娇已经有了很强烈的反应。


老林想到这里,虎躯一震,立马将裤子脱下,然后用双手将小娇的玉腿一拉。


感觉前路一片平坦,而小娇正眼神迷离的望着自己,不断发出渴求之音。

就算在这种时候,小娇大脑里面还是有一些理智的,虽然她的生活她的身体都需要老林,但是她也没有忘记现在阿良才是她的正牌男朋友。


她和老林现在纠缠在一起,无疑就是已经出轨了,可是她也很挣扎,很迫不得已。


“你在担心你那个男朋友阿良?”


老林低头看见小娇犹豫的神情,就知道她在担心些什么。


也不怪小娇犹豫,毕竟是自己半路截货,她那个男朋友虽然已经变成了瘾君子,但是好歹以前也是真的对小娇好过,老林觉得自己从内心里面能够体谅小娇的难处。但是事到如今,小娇愿不愿意离开还是个问题了。


“小娇,以前的事情都是以前了,难道你要因为这一个男人毁了你的下半生?你因为你的父母感激他,可是再感激这三年也足够你还他的了。”


老林尽量的给小娇做一做心理工作。


“老林,我知道我不能为了他毁了自己,可是每一次只要想到那是我父母的命啊,命大过一切,这哪里是我能补偿的了的。”


小娇说着说着就有眼泪挂在了脸上。


老林是最见不得女人哭的那种男人,恨不得天大的仇和怨都让给自己扛下来。


老林赶紧的帮小娇擦了擦眼泪,现在在老林的心里这就是给个傻姑娘,别人给了她一点点的好,总是想着怎么能把最多的好还回去。可是现在这个社会上面永远都是坏人多。


老林自认为自己也不是个好人,他好色暴躁,但是身体里还是有着好人的成分,所以没有让他变成阿良那样的人。


“老林,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小娇一边说着一边把留着眼泪的脸埋进了老林的怀里,突然一团柔软钻进了自己的怀里,让老林有那么一瞬间顾不上心疼小娇了,只觉得下腹一紧,下身的火也跟着大了起来。


小娇也感受到了老林的刚猛,脸色绯红。


老林紧紧的抱住小娇,感受着他之前渴望了很久的丰满和翘臀。


“小娇,你该把阿良约出来谈一谈,总是这么拖下去实在不是办法,这一次遇见的是我,你可以用你的身体来完事,那如果遇见的不是我,那你岂不是要为了他去坐了牢?”


“可是我也害怕如果他不放手怎么办?”


小娇紧紧的楼住老林的脖子,恨不得扯住老林不松手。


“你去约阿良出来谈一谈吧,放心,你的身后还有我,出了任何事情,我都在。”


老林胸有成竹。


他的身体素质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是他的儿子小林来了都不一样有他健硕,更何况一个弱不禁风的瘾君子。


小娇吧嗒一声亲在了老林的脸上。


也顾不上自己现在穿没穿衣服,赤裸着身体站起来四处寻找着手机。


她已经决定好了,她要和阿良来个彻底的了断,不管是为了谁,她都不能这样放纵自己和阿良。


这下可是让老林爽翻了,虽然两人已经发了生关系,但是视觉上面还没能像现在这样,透过窗台的阳光照射,小娇的躯体站在老林的面前,丰满的雪白让人看起来就很有抚摸的欲渴望,平坦的小腹,小腹后的那处勾人心魂,笔直的长腿还有那弧度分明的翘臀。


每一处都能让老林再一次重振雄风。


小娇拿起手机,声音清脆。


老林除了她的第一句阿良,我们见一面谈谈吧,后面的全部都已经听不进去了。


他现在只想化身为狼,去拥有,去霸占。


一场激战。

女人就像花朵,被滋润过后的和没有被滋润的,那给人的感觉就太不一样了。


这几天小娇和老林两个人无时无刻的黏在一起,身上就从来没有穿过衣服的时刻,吃喝都靠外卖,那栋房子成了两个人的爱巢,一直到今天小娇和阿良约定好了的日子,小娇才不得已穿好了衣服下床出门。


小娇的内心经过这几天老林的滋润已经十分的坚定了,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阻止她和老林在一起的心思,随便他人怎么看,但是只有她自己明白,和老林在一起的自己才体会的到做女人的快乐,还有被保护的幸福。


如果说之前的小娇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百合,那么现在就是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了。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熟女的魅力。


经过老林的改造,似乎更加的丰满坚挺,曲线动人。


“小...小娇?”


远远的传来一声不确定的叫声。


等小娇回过头去,就看见弱不禁风的阿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像她走来。


“几天不见,你可是变漂亮了啊。”


阿良也能明显的感觉到小娇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变化,人还是一个人,但是说不清楚就是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所有的女人都是看韵味的,很明显小娇的韵味就变得与众不同起来,走在人群中都是最耀眼的那朵花。


“有钱吗?前几天不是让你再偷那个老头点值钱的东西给我吗?我这瘾上来都快忍不住了。”


阿良现在也顾不得欣赏小娇美不美了,钱到手什么都是好的,有了钱才能继续满足自己的毒瘾。反正在阿良的心小娇这辈子是跑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阿良,我们分手吧。”


小娇的声音冷冰冰的,眼神也冷漠的看着阿良。


“我给你十万块,就当是我给你最后的补偿了。”


阿良的脑子里有一分钟的短路,但是瞬间就反

小说文学

应过来了。


“十万块?想分手?永远不可能!”


开什么玩笑,只要不和小娇分手,那小娇一辈子就是他的提款机,就冲小娇因为父母对他的感激,他想要小娇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十万块就想摆脱的掉他,怎么会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段时间他让小娇在老林那里偷偷顺过来的小东西杂七杂八的卖卖都卖了好几万快了,十万块肯定是填满不了他的无底洞的,更可况他现在一个瘾君子,到哪里去找比小娇还要好的老婆。


“你可别忘了是我救了你的父母,你现在想过河拆桥是吧!”


“我...”


小娇又开始犹豫了起来,她实在没办法忘记那寒冷的冰水里面,任由她怎么呼救,都没有人愿意去救她的父母,当时还没有吸毒的阿良,只有他勇敢的跳了进去。不仅拯救了自己父母的性命,连自己的一颗芳心也都一起给了阿良。


那后面的日子里面两个人也的确相爱过一段时间,俗话说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在那以后阿良已经完全变了样子,可是过去的种种都是抹不掉的。


“我不管,想用十万块打发我是没那个可能的,你知道我吸毒需要多少钱吗?你以为十万块可以管多久?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自私?!”


就在小娇犹豫的时候,阿良的话像一盆冷水从她的头上浇了下去。


对啊,面前的这个人早就已经不是当初的阿良了,现在的他仿佛就是一个吸血鬼,无时无刻就是想在自己的身上弄到钱,然后填补他那个永远都填不满的毒品黑洞。


自己眼前这个弱不禁风,佝偻着背的男人哪里还是当初那个可以保护自己保护家里人的阿良啊,现在的他,陌生的可怕。


“你知道的,我压根没钱,这十万块都是我和老林借的,我现在只希望能和你一刀两断。”


小娇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这个无比陌生的男人。


“可以啊,你不过就是别人家请的佣人,都愿意借给你十万,那肯定还愿意借给你更多,反正你休想用十万块钱就打发我。不然闹到你父母面前我们大家都不好看。”


阿良的表情变得恶心贪婪,他明白小娇这一次真的是他的摇钱树了,只要小娇在,他就永远不用愁毒品的钱不够,他怎么能随便让这么好的摇钱树就脱离自己的手掌心。


“你!你简直无耻!”


小娇再也忍不住了,丰满的上围因为气愤上下剧烈的波动着,显得异常的性感。


拿着手里的包包就想往阿良的身上砸去,眼见包就要砸到阿良的身上,但是毕竟小娇还是个女人,力气没有阿良的大,猛的一推,就被阿良重重的推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臭娘们,还想和我动手?”


阿良的火气也上来了,万万没想到一向逆来顺受的小娇居然敢用包砸自己,不教训教训她怕是真的想从自己的手掌心里逃走。


阿良的一只手紧紧的掐住了小娇的脖子,让她无法动弹,另一只手高高举起,就要冲着小娇的脸蛋上呼上一巴掌。


说时迟那时快,突然从阿良的身后飞起一脚,重重的踹在了阿良的背上,伴随着小娇的尖叫声,阿良被踹的向前飞出了好几米,眼冒金星。


“他妈的...”


一句脏话从嘴巴里面冒出的阿良,还没看清楚是谁在背后偷袭自己,又被一击重重的拳头打在了鼻子上面,整个鼻子开始不停的冒血。


“是谁!是谁!”


“是你爷爷我!”


老林一身干净的运动服,挽着袖子像一堵山一样站在阿良的面前。


幸好他早上不是很放心小娇一个人出门,当然也有舍不得的成分,于是就偷偷的一起跟了出来,要不是他在的话,那岂不是小娇就要被这个瘾君子打了?


他的女人也是这种货色随便打的?


老林长年锻炼的身体和阿良长年吸毒的身体在这一瞬间就成了鲜明的对比。哪怕年龄上面差距了很大,但是在体力上面完全不是对手。


“混蛋!”


阿良想趁着老林看小娇受伤没有的空隙间偷袭老林,可还没挨打老林的衣角,又被老林重重的一脚跺在地上不停的呻吟哀嚎。

>>>>>完整版在线阅读<<<<<

赞一下
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宝贝我们在电梯里做吧:爷爷抱着妈妈到了卧室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