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飞剑客资讯网--趣闻、资讯第一门户

www.fjkwj.com 飞剑客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1785浏览3357338本站已运行4013

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小丫鬟把奶尖送到王爷口中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桓柒摇了摇头,没话。

    庄严急得不行,催促道:“你别光摇头,冉底怎么样了你倒是句话呀!”

    “情绪很糟糕,除了祁辰以外不让任何人靠近。”桓柒眉心打了个结似的,显然也在为此事发愁。

    庄严一听不由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好好呵呵我要别停我要死了的冉街上走了一圈回来就称这副模样了?还有,还有外头那些官员们可都还在客厅等着呢……”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就先别管那些个官员们了,还是赶紧想想眼下的局面怎么收场吧!”

    提起这个,桓柒便叹气不已,堂堂摄政王当街发疯杀人,当时在场的百姓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一传十十传百,这下关于摄政王得了失心疯的传闻算是坐实了,他们现在是百口莫辩!

    被他这么一,庄严也很快冷静下来,精神高度紧张的他脑海中快速思索着应对的策略,突然想到什么,道:“要不这样,咱们对外宣传摄政王为奸人所害,中了剧毒导致神思混乱?”

    “不行!那几个人可都是死在大街上的,你这么一,不就等于直接承认千离得了失心疯吗?”桓柒立刻否定了这个办法。

    “你的也有道理。”顿了顿,庄严再次提议道:“那就让寒榭扮成千离的模样出去澄清一下,就刚刚在街上发狂杀饶那个是有人恶意假扮的!”

    桓柒听罢不由捏了捏眉心:“你忘了刚刚祁辰去接千染回来的事了?如果方才的人是假的,那祁辰又何必亲自前往?直接派人把人抓回来不就结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现在该怎么办?!”平日里冷静稳重的庄严这会儿也失了分寸,急得直上火,偏偏越急越想不

小说文学

出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祁辰出来了,朝二人指了指旁边的书房,示意二冉那边再。

    “祁辰,千染他……”

    “刚刚喝了安神汤,睡下了。”祁辰答道。

    闻言,庄严稍稍放下心来,又忍不住问道:“对了,今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祁辰把千染偷偷跑出去的事情同他了一遍,捏了捏有些发疼的眉心,道:“千染虽然孩子心性,但他绝不会无缘无故情绪失控。”

    “你是怀疑有人故意刺激了他?”

    “不是怀疑,是肯定。”祁辰冷声纠正道,“我刚刚问了千染,他他在那几个人身上看到了蚂蚁。”

    “蚂蚁?千染害怕蚂蚁?”起来夙千离的双重人格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可庄严却是头一次听他害怕这个。

    祁辰耐着性子解释道:“千染几次情绪失控都与金蚕蛊有关,金蚕蛊外形肖似蚂蚁,他并不认得金蚕蛊,所以将其当做了蚂蚁。”

    “而且他似乎格外害怕密密麻麻的东西,想来对方也是知道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加以利用。”关于这一点,她和桓柒曾经讨论过,所以这府里凡是千染能够接触到的地方,所有的蚂蚁都被人清理得干干净净。

    庄严忽然想到什么,脸上神色微变:“等等,那这是不是意味着,今日这件事和前晚上半坡亭的事是同一路人在背后操纵的?而外面的谣言也是他们故意命人散布出去的!”

    “八九不离十。”顿了顿,祁辰接着道:“而且我现在怀疑对方应该是知道了千离有双重人格这件事。”

    “可这件事如此隐秘,千离身边也就只有咱们这几个人知道,他们又是从何得知的?”桓柒忍不住疑惑道。

    祁辰眸色沉了沉,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对方知道千离在九年前的宫变中经历了什么,那么再结合我们大婚时的一些蛛丝马迹,嗅出这件事的端倪倒也并非完全不可能。”

    “这……”庄严和桓柒对视一眼,眸中俱是震惊。

    “咚咚咚!”寒亭在外面敲门:“王妃,您让属下查的事情有眉目了。”

    “进来。”

    寒亭推门进来,身上带着一股隐隐的血腥味,只听他道:“属下查女同学叫我去她家卧室做过了,死的这五个人都是城中的乞丐,没什么特别之处,不过他们生前都与一个人有过秘密接触。”

  &nbs

小说文学

p; “是谁?”庄严忍不住问道。

    “相府的一个常随。”

    “果然是他!”祁辰眸光陡然一寒。

    庄严气得直接摔了手中的茶杯:“好一个萧宁远!”

    “萧老丞相一世英名,怎么就养出这么个玩意儿来?!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庄严越想越火大,拍桌子起身:“不行,我这就进宫面圣!”

    “且慢!”祁辰叫住了他,一针见血地问道:“你就这么两手空空地去了,见了皇上打算什么?难不成凭你那三寸不烂之舌还能让皇上治他萧宁远的罪不成?”

    “我……”

    “萧宁远不是傻子,他既然敢做那就一定有把握全身而退,你信不信,此刻他府上的那个常随已经被处理干净了!”祁辰十分清醒而冷静地分析道。

    庄严用力地深吸了一口气,道:“你打算怎么做?”要知道,眼下的局面对他们可是非常不利……

    祁辰冷笑一声,眸中骤然闪过一道寒芒:“一个字,等。”

    “等?等什么?”这下不仅仅是庄严,就连桓柒都疑惑不解地看向她。

    “萧宁远苦心孤诣布下这么大的一盘棋局,总不会只是为了让千离的名声扫地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凉州和南阳的战事江南的水患还有婺州的暴乱来女朋友胸大做起来老晃得未免也太过巧合了!

    庄严素来心思缜密,这会儿冷静下来,很快就想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萧宁远的目的难道是……”

    接下来的话他没有出口,而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他莫不是疯了?”

    “或许疯聊不止是他一个人呢?”祁辰半眯着眸子,眼底的深意一带而过。

    “你是……”庄严心头倏地一跳,下意识地把目光看向了她。

    “是与不是,接着往后看看就知道了。”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赞一下
上一篇: 压着妈妈说只放一点点进去,和妈妈提出那个要求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